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陈中华

说在前面

陈中华老师实用拳法剑术英姿。

陈中华老师实用拳法剑术英姿。

人们习武的原由有很多,但要是有人对武术的喜爱,到了酷爱乃至痴迷到常人不可理喻的程度,那就必然跟DNA(遗传 基因)的驱动有关系了。就是说,我们的祖先从事狩猎、作战的基因一代一代地传递到了这些人身上,悄悄地涌动着,无可抵御。纵观我国历史,朝廷峻刑禁武也 罢,世风重文轻武也罢,我武绵延不绝,就很说明问题。

武术门派林立,其中太极拳传承有续,著述丰富,师资众多,健身防身功能显著,所需只是一块平地而已,对身体条件似乎也不怎么挑剔。正因为如此,修炼太极拳的人如过江之鲫,据说眼下正在练和练过的人竟有洋洋两亿之众。

现在,太极拳的健身养生功能广受人们的重视,其技击的功能受到忽视和冷落。对个人的选择我无可厚非,可是不要以为这就是太极拳。抽掉了其中的技击,太极拳 就成了假太极,就失去了它的本质特征,跟杂技、舞蹈、导引、体操等没有了本质上的区别。况且,不明用法,外形动作也会走样。这样一来,我们不是在继承太极 拳这份文化遗产,而是阉割了太极拳的灵魂,使它异化,令它名存而实亡。这不是故意危言耸听,我一直为这感到忧虑。笔者在讲座中常常呼吁:“为了真正地继承 和发展太极拳这一宝贵的遗产,凡是对其技击有兴趣又有条件的爱好者,都应该为此投入一定的时间和精力。”

大青山同学们在国际酒店练功场练习套路。

大青山同学们在国际酒店练功场练习套路。

又有一个问题来了。尽管仍然有相当多的爱好者充满热情地练习太极推手等技击,明眼人心里都明白:学者如牛毛,成的却如麟角。数以百万、千万记的爱好者的太极梦以破灭告终,习拳的经历成了他们巨大的遗憾。另外一些人跟人较技也可常胜,被人认为学拳有成,其实他们只不过 是在错误中论短长,并不知道太极真谛为何物,就是说他们还在梦中没有醒来。这两拨人究竟哪一拨更令人同情,难说。

成亿的人,投入了无法计量的时间、金钱、精力和情感,却终生跟太极拳的真谛无缘,甚至从没见过真正的太极拳是什么样子。那源于远古的祖先,隐隐现现地传到人们体内的永恒的冲动遭到缓慢的扼杀。这是多么巨大的浪费,多么残酷的现实,多么令人扼腕的悲哀!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有真太极吗,在哪儿?

笔者也是体内有那种DNA的人,尽管在其它方面包括体育项目多有所成,但是四十年来对真的太极拳的追求不敢有丝毫松懈。同众多爱好者一样,笔者也经历了漫长的练习、求索、茫然、苦闷和深深的失望。笔者曾对朋友们说:“这辈子我干什么也没失败过,可学太极拳失败了。” 后来,笔者有缘见识了真的太极拳,那是通过理论和实践的检验,凭了自己数十年工作培养出来的对正确与错误的敏感和鉴别能力认定的。当时真是悲喜交集。喜的是终于见到真太极了,悲的是到了这个岁数,要把真的太极功夫练上身,自己已经太老了。转而想来,先哲有言:“见贤思齐。”既然找到了正路,就顺着正路往前走罢!先贤还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自己走一步是一步,明白一点儿是一点儿,没有名利之想,没有具体的指标,就单纯地享受在正确的道路上行走的过 程罢!想到这个地步上,笔者心里开始充满了喜悦和感激。

要成为真正的太极拳高手,得具备以下五个条件:一是爱拳;二是时间;三是品德;四是领悟;五是明师。前四条不必在这儿罗嗦,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这第五条上出了问题。

陈中华老师接受邯郸学院访问教授称号

陈中华老师接受邯郸学院访问教授称号

太极拳是理论性、实践性都很强的拳法。仅就太极拳的动作而言,师傅把着手掰着尚且难以做对,哪儿有无师自通的事!师傅决定一个人学武的成败,怎么重视也不为过。称职的师傅应该符合多方面的标准,前人拣要紧的,只说四个字,“有货会教”。

“有货”,指的是得了真传(再有自己的发展则更好)。不能听哪个人自己说得天花乱坠,看哪个人会摆布学生,也不能 因为哪个人名气太大,就认定他得了真传。要认真地进行多方了解和认真体察。先看他在不在拳术传承的谱系上。还有,别以为谱系上有名就一定有真传,这得悉心体察。兹事体大,万不可想当然,否则闹个“南辕北辙”,到头来学的东西根本不对。

实用拳法创始人洪均生宗师

实用拳法创始人洪均生宗师

“会教”,是指在“肯教”的前提下,知道怎样把道理说明白,善于把身上“玩意儿”教给徒弟。这里头,“肯教”是决 定性的。有的人“心独”,有货不教,这是为师的两大忌之一:“得人不教”,耽误了徒弟,也坑了自家门派。(另一大忌是“所教非人”,这里不谈。)有不少 人,装作有货不教,其实是没货,连假货都没有。

看到这儿,大家可能发愁了:“哪儿找‘有货会教’的师傅去啊?”

得了真传,又肯教会教的师傅虽然不多,我有幸碰见一位,姓陈,名中华。是陈式太极拳第十八代传人洪均生大师和冯志强大师的高徒,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的海外掌门,他的功夫,见者无不称妙。

小故事

在比较系统地了解陈中华先生和实用拳法之前,先讲几件真事:

2001年,加拿大埃格蒙顿市的混元太极学院门前,一车驰来,停在路边。来人径直走进演武厅,见有人在,就说:“劳驾,我想见陈老师。”

陈中华2014年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讲座后美国国务院报纸的报道。

陈中华2014年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讲座后美国国务院报纸的报道。

“我就是,有什么事吗?”陈中华迎上去说。

那人说明来意:“我叫特雷弗-耶里奇。我的朋友卫平老师劝我无论如何要见一见你。”说话时,两眼一起一落打量着中华,掩饰着怀疑和轻视之意。
“我认识他,见我有何贵干?”中华见来人体格强壮,目光锐利,身材健硕,步履端稳,霸悍之气逼人,早料到是个练家子。

特雷弗-耶里奇又说:“卫平老师极口称赞你的真正太极功夫,再三劝我应该见识一下。”

中华心下已经了然,于是说:“很高兴和你切磋。你练的是什么武术?”

实用拳法在加拿大多伦多。

实用拳法在加拿大多伦多。

特雷弗-耶里奇不无得意地说:“我跟陈XX师傅学了三年,接着跟徐XX师傅学了五年,跟了张XX师傅一年。”三位都是鼎鼎大名的名师。

“咱们现在就开始吗?”陈中华说。

特雷弗-耶里奇说,“最好。”边说边上前一步。

实用拳法走进山东肥城白庄矿学校。

实用拳法走进山东肥城白庄矿学校。

两人一搭手,特雷弗-耶里奇就用两手管住中华的右手腕肘发力前挤。他也许在估量,眼前这人高不过一米六几,重不过六十公斤,以自己的巨力和功夫,这一下能够把他发出多远呢?

特雷弗-耶里奇没料到,手中那条胳膊旋转起来,手指好像钻头一般锐不可挡,朝自己咽喉而来,自己两手位置竟变得无法用力。他也非易与之辈,就势变招,猝然拧腰使。中华早一步欺入,手臂向下一沉;那特雷弗-耶里奇“咕嗵”一声,双膝跪地。

中华连忙说:“失手,失手。”赶紧伸手搀扶。在场的人对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谁也没什么表示。

实用拳法在澳洲悉尼。

实用拳法在澳洲悉尼。

特雷弗-耶里奇却跪着不起,陈中华不知所以,却眼见这样一条壮汉突然啜泣起来,泪水夺眶而出。中华正要说什么胜败寻常事之类的话,特雷弗-耶里奇呜咽着,分明在说:“我这九年……不是白废了么”?

2001年9月,陈中华师傅带了一群加拿大和美国的弟子学生来华,在北京见了太极大师冯志强,然后去山东与太极大师洪均生的高徒和他们的弟子进行了交流,最后一站是上海。

World-renowned Grand Master of Tai Chi, Master Chen Zhonghua demonstrating the balance the Practical form of Tai Chi can bring.

World-renowned Grand Master of Tai Chi, Master Chen Zhonghua demonstrating the balance the Practical form of Tai Chi can bring.澳洲佩斯日报有关陈中华老师访问的报道。

这一队人住在新亚宾馆,与当地俊彦各自做了套路和推手表演,结束之后在四楼等电梯。年轻人的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去,德鲁见陈师傅站在人群外头,就伸手跟他推手。谁知才搭上手,陈中华微微一动,德鲁就横栽出去,踉踉跄跄,踅了半个大圈,又反转弯,一头撞进了杂物间。

人群里雷伊正好面朝这边儿站着,一眼瞥见德鲁转了个诡异的S形飞出,当即走过来问:“陈师傅,德鲁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呀,”中华笑了笑,说道。

雷伊说:“不对,是你把他发出去的。我来试试!”

第十六届大青山实用拳法国际培训班合影。

第十六届大青山实用拳法国际培训班合影。

他边说边上来搭手。怪事又出现了,中华快不及瞬地微微一动,只听雷伊“吘”一声叫,硕大的身躯旋转飞出,跌跌撞 撞,直转了半个大圈,也同样反转着撞开通往楼梯的门,出去了。那德鲁才从杂物间出来,正懵懵懂懂不明白,眼见雷伊也拐了两个弯转到两丈开外冲进另一扇门, 只把嘴巴张着,合不拢来。不单是他,凡在场亲眼见着的,均叹为观止。

实用拳法在山东省太极拳锦标赛上斩金夺银。

实用拳法在山东省太极拳锦标赛上斩金夺银。

下面这件事发生得早一些。1999年,中华带了两个徒弟应邀参加在达拉斯市举办的太极比赛大会。这是全美最大规模的赛会。大会场所是该市的大会议中心,场地内用白胶条划分出许多块场地,一一编了号码。到了演示拳法的议程,陈中华等人准时到达,问清楚自己预订的场地, 便去场地开始活动,演示自己的拳法和推手

1994年同恩师洪均生

陈中华入室弟子萧剑文的实用拳法打进澳洲佩斯社区。

陈中华入室弟子萧剑文的实用拳法打进澳洲佩斯社区。

毗邻场地是另一位太极师傅在教授二三十个学生。他的场地使用时间结束时,中华还有一半的时间。只见那位师傅跟身边一个壮汉低声说了几句,那壮汉就走到中华的场地上。此人身高一米九几,皮肤黝黑,肌肉发达,冲陈中华扬声问道:“你就是陈师傅吗?”

场地里的一位女子觉得他来意不善,迎上去说:“你要是想比武,我来奉陪。”这位女子名叫苏珊,是陈中华的徒弟,曾经在全美推手比赛中得过冠、亚军,功夫不错的男子汉也不是她的对手。

“嗨,嗨,我只想请教陈师傅一个问题,”壮汉两手一张。

陈中华早已走到跟前,说:“苏珊,尽管让他问罢!”

那人问:“陈师傅,听说你的丹田内转很厉害,我能用手感觉一下吗?”

“我不会丹田内转,也没有什么厉害的,你愿意感觉就感觉好了,”陈中华只当他在太极修炼上确有问题要解决,起码是出于好奇,因为丹田对于西洋人来说确实十分玄妙难解。

实用拳法走劲广东培正学院

实用拳法走进广东培正学院

那大汉弓步矮身,把双手放在陈中华的丹田部位。陈中华随即做了几个太极拳动作;那人感到丹田的运动,口中啧啧赞叹。场地四周也有不少人围观,就在这时,那人两手猝然将掌心一吐,猛烈的巨大劲力爆发而出,直接撞在陈中华的丹田之上!

众人都是一惊。陈中华也毫无提防,但见他拧腰撤步,右手管腕,左手压肘,两手疾,顿时将那人成低低一条线。不等那人变化,中华双手向前上方一送,将那人抛出。那人倒飞了数丈,好容易收住脚,只见他在极度惊恐之下,面色大变,高叫一声,转身便逃,掠过一个个人群和 场地,嚎叫不歇,砰然撞开门冲出会场。在场众人瞠目愣了一愣,接着掌声轰然而起。

孙中华老师将实用拳法推进微软中国。

孙中华老师将实用拳法推进微软中国。

跟陈中华切磋的事经常发生。初次跟陈中华推手的高手不少,事后都会被一种按捺不住的想法搅得异常痛苦:“难道我的路走错了?难道这些年,我都白练了?”

这种茫然和痛苦跟技不如人的羞愧截然不同,他们觉察到一种完全陌生的技艺和巨力,根本无法抵御。这种技艺和劲力后头,必然有不同的理论,不同的规矩,不同的练法。那么,自己的理论、规矩和练法怎么了?难道……?

陈中华:深山里的国际范 山顶齐鲁台对陈中华老师的报道

陈中华:深山里的国际范 山东齐鲁台对陈中华老师的报道

这种事发生之后,不少高手因衷心折服转而从陈中华研修真的太极拳,但是多数高手选择缄口不谈,有的甚至称陈师傅练的根本不是太极拳。这些高手也曾经憧憬学到真太极,为什么这时候却采取回避,乃至不承认的态度呢?人啊……他们的心理就不必去分析了。不是谁都跟真太极有缘的,这些人因为自身的某些原因,与真太极失之交臂,实在可惜!

真太极

一、陈中华的恩师

陈中华的恩师,洪公均生,聪明绝顶,受过良好的教育,从1930年陈公发科在北平刚开始教拳授徒,就跟随这位太极拳大宗师学艺,直到1944年离开北平,一学就是15年,是所有徒弟和学生之中学的时间最长的。洪公均生家庭状况优裕,一直没在哪里就职,日日不离师傅。 每天一早,陈公发科逐个给十来个徒弟学生讲拳,一个过得去了才开始教下一个,教拳从来不大拨轰。这是陈公认真和厚道之处,也使洪公格外受益,因为洪公是个闲身子,所以总是等别人学完走了,才教他。也正因为这样,每天在轮到教他的时候,他已经听了看了十来遍了,对常犯的各种错误也都见过了。后来,他干脆带 全家住到陈师家里,更能朝夕聆教。这等学习条件真是太优越了!

原福全先生亲授“太极名人堂”证书

2013年实用拳法走进日照市。

2013年实用拳法走进日照市。

洪公到济南后专门以教拳为生,同时继续研拳法,这期间他不但深谙了太极拳的真谛,而且对太极拳已经有了个人的体悟。洪公把师傅所授和自己的独诣融于一炉,衍生出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1956年,他回到北京,用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把自己对太极真谛的认知和实用拳法详详细细向师傅做了汇报,得到师傅充分的肯定和勉励。第二年陈公发科辞世,有徒如此,他老人家可以安息了。

此后,洪公作为一位开门立派的大家,却生活在公众的视线之外,潜心研练拳法,所以只有徒弟和学生了解他的功夫有多么出神入化。他生活清苦,对物质生活毫不在意,在他心里,只要能琢磨拳法就够了。按他的水平,名气应该大得多。他对名也毫不在意,在他眼里,名气大小跟功夫高低有什么关系?再说,名气大,应酬必多,得占用多少研修拳法的时间!出版界的人渐渐听说洪公的事,目睹了他的功夫,都要给他出书,老爷子总说还早。

洪公生性耿介,从不说违心的话,从不做违心的事。同时,他思辨能力极强,富于幽默感和深刻的智慧,能把难懂的道理说得简单明白。难怪外国朋友说他是个隐世的哲人。

他又是一个务实的人,从不说玄道虚,不搞花架子,写的书就叫《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有人来访,无论是来切磋还是挑战,他总是欣然接受,并笑着说:“好罢,是骡子是马,拉出去溜溜”。

陈中华老师入室弟子加拿大渥太华大学莫拉茨教授将实用拳法推进西方艺术舞台。

陈中华老师入室弟子加拿大渥太华大学莫拉茨教授将实用拳法推进西方艺术舞台。

洪公的功夫达到了武术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他身不高,体不硕,自离开北平,与人较技无数,从未败过。到了耄耋之年,仍随手发人如掷。

洪均生:一代宗师

洪均生:一代宗师

就是这位洪先生,向社会没有什么索取,却花费毕生的心血,教授了一批徒弟,为我们留下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这一份宝贵的遗产,为太极拳乃至中国武术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作为武术家,他是大者;作为一个人,他也是大者。

二、陈中华

上文介绍的是陈中华的恩师。现在谨就笔者的了解,简要介绍陈中华本人。

1961年,陈中华生于山东省五莲县,父亲正直刚强,当了一辈子军人。母亲善良勤劳,曾被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省劳动模范。他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个个出类拔萃。

陈中华自幼好武,但正式学拳是1979年考入山东大学外语系后才正式开始。

陈中华老师在美国阿里桑纳州西侗纳。

陈中华老师在美国阿里桑纳州西侗纳。

进了大学,他便同要好的同学一起学查拳,每天跟着李敦银老师打拳踢脚。听说济南黑虎泉有位姓洪的老先生,比武从来没输过,就去寻找。本来就有点儿将信将疑,见洪先生外表跟公园里晨练的老人家没什么两样,就真的怀疑起来了。恰巧,那天又有人前来与洪先生挑战,见洪先生轻易地把来人玩于股掌之上,他信服了,认定眼前的老人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高人。

陈中华老师1991年同洪均生宗师。

陈中华老师1991年同洪均生宗师。

一直等老人练完拳回家,他一直在后头跟着。快到洪先生的家了,老人回头问他:“你老跟着我干什么?”
“我想跟你学太极拳,行吗?”

“学不学是你的事,问我干什么?”这话,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又带着拒人千里的味道,像禅宗的高僧抛个话头给人来参。

陈中华听了这话也摸不准,自己琢磨,又找同学参谋。一个同学的话很合他的意:“他没说不行,你就学”。就这样,第二天清早他去了,开始跟着洪先生练拳。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洪先生没少敲打他,基本功训练也特别困难和枯燥,但是他坚持下来了,并且从此就没离开过实用拳法。

陈中华是个习武的好苗子,练起拳来如饥似渴,有洪先生的严格要求,师兄帮助,他基本功练得扎实,进步神速。到1985年,他带着华裔加籍的妻子赴加拿大的时候,身上的功夫已经相当好了。

到了加拿大,他除了读教育学的硕士之外,仍天天练拳,并且教授给别人。

美国阿肯萨州2011年2月讲座合影

美国阿肯萨州2011年2月讲座合影

在拿学位的事情上,有一个小故事,虽然跟拳法无关,但是能帮助我们了解陈中华其人。就在颁发学位之前,大学研究生部才发现,陈中华竟然不是加拿大人,是中国人!那他就得在入学前通过针对非英语国家学生的英语水平考试(就是托福、GRE和近年来IELTS那一套), 现在都该给学位证书了才发现,怎么办呢?研究生部的主任召集开会,讨论这件事怎么处理。会上,众教授都是头一回遇见这样的事,说什么的都有,其实都没什么准主 意。主任见众人莫衷一是,就问陈中华的导师:“你发现他不是加拿大人了吗?”回答是没发现,别的教授也没发现。于是主任就说:“既然我们都没从语言上发现他是外国人,何必再考他的语言呢?”于是,陈中华作为非英语国家来的学生,例外地免于语言考试就入了学,拿到了学位。这说明,他的英语水平有多么出色。不 仅如此,他拿到硕士学位以后,就在一所艺术学院里教英语。中国人,能够在英语国家教英语,他的英语水平又一次得到证明。

陈中华意大利团体照

陈中华2009年意大利讲座后团体照

笔者见过不少大学英语专业的毕业生和研究生,陈中华的水平是他们所望尘莫及的。另外,他在大学早就觉得英语专业的各门课“吃不饱”,第二年就径自找中文系的教授单独辅导,攻读起《文心雕龙》等经典来。这不但表明陈中华有极高的语言天份,而且表明他的不拘一格和非凡的 学习能力。

陈中华的工作颇受好评,执教第二年就要挖他去别的学校当副校长,政府的教育局也一心调他去教育局当官。事业上如意中天,曾任加拿大西诺灵有限公司总裁、649659轮胎有限公司总经理、加拿大西诺灵贸易公司总裁、加拿大中国商会理事、埃德蒙顿哈尔滨 友协副会长、埃德蒙顿沈阳友协副会长、加拿大国务院翻译局翻译、加拿大萨省文化协会理事、加拿大萨省翻译家协会会员、加拿大亚太基金会会员、加拿大维多利亚艺校教师夜校校长、加拿大埃德蒙顿市政首席中文翻译、加拿大加华报编辑、加拿大国术联合总会理事、加拿大萨省道家武术会理事、美国佛基尼亚太极锦标赛裁判 (5届)、济南国际武术节裁判、副总裁判长、美国戴拉斯中国瑰宝 裁判(5届)、加拿大西部公开赛裁判、中国第一届、第二届国际混元会议翻译部主任等。

同王西安大师

陈中华余永安推手

陈中华余永安推手

看上去他的生活太理想了。就在这时候,他却毅然辞去所有的职务、卖掉所有的公司,回中国报效家乡,开发了日照大青山旅游风景区,在山上专心研修太极拳。人们也许感到他的决定不可理喻。其实,是他身上的DNA起了作用,是真太极对他的吸引,是恩师对他的厚望起了作用。 这也端赖他夫人的支持。修炼太极拳带给他的巨大快乐,是金钱和官阶所远不能比拟的。

他在自己所在的埃德蒙顿市开设馆收徒,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练拳了。他多次带徒弟和学生回到中国,到山东看望 恩师,和师兄们交流,到北京、上海等地,让徒弟和学生开拓眼界,历练提高。为了广学多益,1998年,陈中华又成为陈式混元太极拳宗师冯志强入室弟子, 对混元拳和混元功做了深入的了解和学习。

洪公每次和陈中华见面,都体察陈中华的进境,悉心地加以点拨。有一次,洪公给陈中华说拳,竟然直说到第二天早晨七点多。一位大师,不顾自己年逾八旬,恨不得把毕生呕心沥血的心得一下子全部倾注给自己的爱徒,其中殷切之情怎能不令人感动!

在纽约泰晤士广场

在纽约泰晤士广场

第二届大青山太极比赛团体照

第二届大青山太极比赛团体照

陈中华曾经跟我说:“我每次回来,活动安排得很紧,又带着一大队人,只要没有立刻去看师傅,他老人家就会埋怨我。”还说:“师父的家人六哥和恩久师兄说,在师父最后的日子里,床边只放了一张照片,就是他教日本学生的时候,我站在他身边的照片。”对恩师的感念之情溢于言表。

陈中华没有辜负恩师的期望。他不但对实用拳法的理论有了透彻的理解,而且在实用上狠下了工夫。功夫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一次我们一起吃过午饭,我就去午睡,他则去院子大门那条九米长的过道跟自己的洋弟子学生推手。躺在床上,听见 “啪、啪、啪、”的脚步声,我听出,这是一个大汉给发到院子里头时踉跄的脚步声;“啪、啪、啪”,这是一个大汉给发到门外头去了。一睁眼,又传来“啪、 啪、啪”的脚步声,表上已经三点半了。没想到自己一睡三个钟头,他一直推了三个钟头。他常推手推到很晚,记得一次他对学生说:“行了,今天就到这儿罢!” 洋学生一齐作揖,这时我一看表:十一点四十!

2012年陈中华老师在大青山玉兰阁前给外国学生讲课。

2012年陈中华老师在大青山玉兰阁前给外国学生讲课。

他的洋学生多数人高马大,身高一米九以上,体重一百公斤以上的也不新鲜。最重的一百五十公斤以上。这些人不光身高体壮,身手也不白给,多数练过空手道、柔道、自由搏击、各式太极拳,甚至有蝉联全美空手道冠军和高级保镖这类人物,而且洋人直心眼儿,既然不限制技术,他们毫不客气,输了又上。他们跟陈中华推手,有时冷眼一看就像一群大人跟个小孩儿玩命。

跟这些强悍的对手推手,陈中华又会怎样呢?陈中华竟然在推手时经常一手拿着一听百事可乐!他还经常穿着拖鞋推手!

辽宁省副省长丁世发

辽宁省副省长丁世发

这都我亲眼所见。有一天晚上,弟子学生轮番进攻无效之后,都累得坐在旁边,陈中华这才踱着步走开,一只拖鞋留在当地。有人指着鞋提醒他说:“陈师傅,拖鞋!”他却问:“你们知道那只鞋为什么会在那儿吗?”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叫丹尼尔的美国人说:“我仔细观察了, 陈师傅推手的时候,左脚始终没有移动过。”众人这才恍然,原来那只左脚的拖鞋是陈师傅故意脱下来留在那儿的,为的就是考一考学生们是否仔细观察了自己的示范,当然还能使大家对自己所示范的技术的印象得到加深。各位想,陈中华的教学方法也算够奇特的了,这也许跟他读硕士时攻读过教育心理学有关。话又说回来, 没有高深的功夫,能使得了这样的教学方法么?

陈中华老师在加拿大多伦多的教学点建于2008年。

陈中华老师在加拿大多伦多的教学点建于2008年。

我目击了一件令我十分震撼的事情,2008年,在五莲大青山,陈中华跟徒弟克林顿推手,克林顿学过六年实用拳法, 是陈中华的徒弟之一,身高一米九出头,体重一百一十公斤,体格非常结实匀称。我和十几个人在一边台阶上坐着看。突然,陈中华身体微微一震,克林顿惊叫一 声,仄着身,头前脚后,止不住脚,直冲着八九米外的巨石撞去,我们都吓得往前一探身(其实事出无兆,谁也来不及拦救)幸好克林顿在岩石边停住了。后来,陈中华在美国的一次讲座中,因为克林顿也在场,陈中华就以这件事为例讲解肘劲的用法,谁知问到克林顿时,他却当众说不记得了。事后,陈中华再问他怎么不记得 了,他一脸无辜地说:“这种事情太多了,我怎么记的起来是哪一次!”

陈中华的剑法、刀法也和他的拳法一样精彩,没有一点儿花架子。“兵器是手臂的延长”,“拳好,兵刃才好”,确有道理。

同国务院外国专家局局长傅振元

同国务院外国专家局局长傅振元

了解陈中华的功夫的人越来越多,也由于徒弟、学生在各种比赛中取得冠军,他的名气渐渐大起来。许多国家都邀请他去讲学或者教授拳术。来的邀请函太多,可是为了每年得在加拿大境内待够51%的时间(否则将被划为‘不居住在国内的加拿大公民’,就不能享受只为‘居住在国内的加拿大公民’提供的医疗和其它方面的福利)和在中国待三个月的计划,他不得不婉拒大部分邀请。即便如此,到目前为止,他的徒弟或学生已经遍布世界 128个国家和地区。

洪公仙逝后,由洪公的家人和徒弟研究决定,委任陈中华为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的海外传承人。

近年来,陈中华在家乡投资,并在大青山风景区成立了实用拳法国际培训中心,每年带着洋弟子学生就住在山中新建的旅馆里,日日在群山簇拥中走架推手。慕名来访的国内太极拳高手和爱好者,乃至其它拳种的好手越来越多。其中有的就投在实用拳法名下了。

陈中华以非凡的天资,遇到身怀绝技的洪公,得到恩师倾囊以授,又抛却世俗的名利地位,潜心研修三十年余,有众多来历不同的人做推手对家,这哪一桩都不是常人所能有的,诸要素集于一人,这样的事世难有二。我只能说,这是上苍眷顾陈中华,成就他。陈中华也不负恩师之望, 不但全面继承了恩师所创的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而且正在以自己的造诣继续前行。

三、实用拳法

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有一路、二路两套拳法、刀剑两套兵器,加上推手、大竿、缠棍、滚袋等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实用拳法”的拳理正确而完整,拳法的规矩多独特而且严格。对先贤之言和拳谚往往有独到的理解,绝不人云亦云,以讹传讹。这是洪公对太极拳真谛的深刻理解和他自信孤傲的性格使然。下面举几个例子,说明实用拳法理论和规矩的不同:

动作别扭

同中国第一任驻联合国大使柴泽民

同中国第一任驻联合国大使柴泽民

太极拳的初学者经常听老师说,“动作要自然,感觉要舒服”等等。听上去合理,其实不然。初学者的自然动作,其实是他们日常生活和干活时最习惯的动作,“习惯成自然”吗。但是这绝不是太极拳的动作,像其它任何技术性要求严格的体育项目一样,实用拳法对本门的技术动作有着极为严格的规定,初学者刚学时必然觉得非常生疏别扭。你的“别扭”的正确动作,推手时会使对方会感到更别扭。等初学者习惯了实用拳法的动作,乃至成了反 射动作,做动作就不再觉得别扭,而觉得非常自然舒服了。到这地步,才能谈得上“自然”、“舒服”,其实,既然他们已经习惯成自然地使用正确的动作,也根本没有必要跟他们提什么“自然”、“舒服”了。

“正反圈

大家都知道,有水平的人把事情说得很简单,没有水平的人把简单的事弄的很复杂。太极拳也不例外,有造诣的先人都从不同的角度,用最简单的语言描绘太极拳。陈公鑫说:“太极拳,缠法也。”孙公禄堂说:“太极拳,开和而已。”而洪公均生,又是十分务实,说:“太极拳就是由正圈反圈组成的。”

你做什么动作,都是正圈反圈。但是这两个圈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得好的。什么时候手臂、躯干、两腿的圈内外都划好了,拳就打好了。有的人总喜欢听复杂的,认为讲究多,必是真传。岂不知“大道至简”,没有高深造诣的人是不能高屋建瓴,把太极拳动作的基本构成元素归纳得那么简单而正确的。

出手不出肘,收肘不收手

所有练太极拳的人都知道要“沉肩坠肘”。一般说来,不用肘击的时候,对肘的要求主要就是“坠肘”,还有“肘不贴肋”。实用拳法要求划圈时收肘贴肋,因此也根本没有什么“虚腋”一说。不少老师讲,“腋下像夹着一个鸡蛋”,有的更“虚”一些,说“腋下容得一拳”,不知根据何在。

“有动,有不动

在太极拳界,有一条几乎是共同遵循的定律,就是“一动无有不动”。实用拳法则认为,无论走架、推手,应该是有的地方动,有的地方不动。如果身上有两处以相同的向移动,那是毛病。

“不搞玄虚”

笔者多次听人说,应练出内丹来,以内丹打人;或是练气,以气打人于无形等等。于是在走架时,不是这个动作是走带脉,就是那个动作走小周天等等。笔者以为,那还不如直接去修道修佛,说不定有朝一日出了神通,或者直接去练气功,比练拳时“熬干锅”岂不是强出多多?目前 社会上,说玄道虚唬人,借以滥竽充数,误人子弟者大有人在。洪公实在,练拳就是练拳,讲究的是身体结构,讲究的是力学,讲究的是阴阳辩证的东方哲学,从不故作玄虚。

陈中华老师在美国大峡谷。

陈中华老师在美国大峡谷。

以上仅仅是实用拳法与流行拳法诸多不同之处中抽出几点来,只想给大家一个印象,引起大家的关注和探究,不可能展开来谈。再说,以笔者目前的水平,谈自己的体验可以,深入谈实用拳法则水平不够。

看着陈中华教拳时的严格,较技时的从容,见解的独特,谈话时的机敏、犀利和幽默,我觉得跟我想象中的洪公越来越像了。陈中华年届五十,未来不可限量。我祝愿他今后取得更大的成就,为太极拳作出更大的贡献,并且使更多的中外太极拳人获益。

最后我谨对太极拳爱好者说句话,听从你们内心的驱使,去学真太极,去探寻太极的真谛。还有,认清真假。

统计: 6018 总浏览,

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陈中华》上有 11 条评论

  1. 仔细研读全文,得以更深认知陈师,超羡孙师美文风采。陈师的顶级(第五层次——自我实现)需求,DNA的信仰引领,感恩受益恩师(洪公),力行全球布道,真正“得道”高人,明师——实至名归。感恩有缘相识,勤勉学习践行。

发表评论
发表您对视频或文章的评论。有关网管的问题请点击屏幕右上角的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