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拳的器

洪均生左单云手(黄龙三搅水)拳式

整体来说人的身体是一个活体。但是又有死的地方。死的地方如身上的骨头本身是固定不动的。把人这样看做活的和死的,是一对阴阳。

从死的身体部位中选取可用的,加以调整,定型,固化,就成了死了性死性)的东西。

身体上可用来实战的部位很多,实物的,例如:头,脚,拳(捶),肘,肩,胯(外侧)。功能性的,例如:立腰刀七寸刀等。看不见的,例如:劲,势,功等。

套路里加上这些,就可以用了。例如捶,就有:搬拦捶,掩手肱捶庇身捶,撇身捶,下双撞捶,右拳炮捶,左拳炮捶等等。

冯志强宗师

冯志强宗师

实用拳法里的练功基本功就是的。

收肘不收手;出手不出肘” 说的是把从中指到肘尖练成一根棍。这根棍就是拳里的“肱”,配上捶,就是一个大杀,肱捶,如掩手肱捶。肱捶就像是一杆枪,有枪头(捶)和枪杆(肱)。

太极拳的器。这是2019年法国图卢斯实用拳法讲座中陈中华老师和一位咏春学员展示的的鹰爪力。

在整个实用拳法里,最重要的有三:一条绳、一根棍、一块石头。

一条绳是软的,用来变形,捆绑等。 一根棍是硬的,用来杠、撬、捅、点等。一块石头也是硬的,用来打击(捶)、垫(支点)等。

肘和胯是两个实用的大支点丹田是主支点

胳膊可以是绳子也可以是棍子。

更多帖子

关于 陈中华 Chen Zhonghua

陈式太极拳第十九代传人(亦作11代),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海外掌门人,陈式混元太极拳二代传人。1979年起从洪均生宗师习陈氏太极拳实用拳法,1996年起从冯志强宗师习陈氏混元太极拳,为两位宗师入室弟子。 拳、剑、刀、杆俱精,推手技击出神入化,常发人于无形,堪称观止。生徒遍及近百三十国家地区,著述及译著丰富。
统计: 1522 总浏览,

太极拳的器》上有 27 条评论

    • 体验陈中华老师的“”。
      在我第二次上山听陈老师讲座课中的时候,陈老师问大家想不想体验一下太极内功的威力。在前面的两个同学接受了陈老师的“邀请”,没看到陈老师如何动作,只轻轻一点,便见那两人如同被断了电的机器人一般,瞬间停止了动作,呆滞在当场,有的后退两步,捂住胸口半天才缓过神来。我有点疑惑,何至于如此啊?!我待要上前,旁边一学员问我,你真要试?我心话我就是来学真功夫的,不试怎么知道?就像学医,怎么样也得尝尝草药才能品出功效不是?点点头走上前。
      陈老师看了我一,举起右手轻轻点在我的左前胸前,虽没像前面两学员般如遭雷击,但去感觉如同无痛利剑微秒穿胸,比瞬间还快的速度身陷茫茫黑洞,7~9秒时间呼吸不畅,如重石压胸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咳嗽出来。陈为珣学长应该是看我脸色有点发白,轻轻说,肺部应该是被打穿了,没事,过两天就好了。你得庆幸,陈老师还没怎么使劲那。我晕!有了陈老师的切身试劲体验,倒是更加坚定了我的学拳决心,现在回想试劲过程的时候,感觉前胸又不舒服了,不自觉地又咳嗽了几声,嗳~!跟随有真功夫的明师还真是痛并快乐着呢。

  1. 用太极拳的来介绍,来形容不同部位的功能就像皿工具一样实用,又很形象好理解,用具体绳子、棍、锤头石块来介绍强调体用结合很好理解,也便于掌握太极拳理和太极拳的用法,实在是学以致用,高、精、准,真的是实用拳法特点和宗旨。

  2. 这篇文章陈老师简单的打了一个比喻让我们清楚知道了基本功就是有三宝:一根绳,一根棍,一块石头。并且用法也明确:一根绳是用来捆住对方,并用这块石头(丹田,肘,胯)作为支点,再用这根棍子轻轻一撬(扛,捅,点)对方就出去了。并且还给了我们一杆枪,这杆枪有枪头和枪杆,是一杆好枪,还有两把刀(腰刀七寸刀)练好了实对是好东西。而且这些好东西都在你自己身上,就看你能不能练出来,并且做到能用、会用、敢用。陈老师为我们指明方向,谢谢陈老师

  3. 感谢陈中华老师给了我们一条非常具体的通向太极拳的路。在历届讲座中我不止一次看到陈中华老师在学员身上轻描淡写的随意一个动作,产生了巨大的震撼力。

    本人亲历的一次是在大青山讲座在大青山小广场晨练的时候。陈老师给我讲解六封四闭的动作,在我身上做动作的时候,整个身体没有一点往我身上来的意思。但是我的身体通过跟陈老师接触的部位,清晰具体的感受到一个巨大的齿轮机构把我给咬了进去。至今记忆犹新。

  4. 太极的,这篇文章虽短,内涵丰富,信息量强大,总结分析的令我们惊喜不已,他象一粒粒用绳子串起的珍珠,闪烁发光,解决了我五年来对实用拳法中认识的片言支话散落羽片……
    练功就是,师父如明灯指路,引领前行!
    读此文更认识到了另一层的内涵
    练功不练,终生不成………

    路师父在前领着,指引着,砥砺前行吧!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5. 找个固定的东西抓住,练习肘拉筋
    观察是要有个兴趣=好奇心,去琢磨、多研究、多揣摩。
    抓住门把手不动,肩不动,练习肘动肘,学习要具体化,找个国定的东西抓住去练习一个单一的动作,这样容易掌握一个具体动作。
    学习练拳要具体落实:能开能关,能做出来,实用拳法不能用形容词。观察是要有个兴趣=好奇心。这是无意当中感觉的。做对的地方是没有感觉的。

  6. 我在2019年10月份莱芜讲座上被陈老师打过一次,当时感觉犹如五雷轰顶,胸膛里面炸了一样,木在原地一两分钟,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恐怖之极,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可怕,以至于后来陈老师讲座都绕着陈老师走,被打怕了。

    • 学岗,13年那个司机一直没有康复,前胸有个疙瘩几年了也医不好,很多教练和学员都知道这事儿。
      如果你体验过,就会知道那是因为老师身上有【
      那是你的幸运,为了避免伤害,老师已经不再让学生体验肘击和肩靠等技法。
      19年的巴厘岛讲座你也参加了,那次参加讲座的其中有5个不同武术类型的冠军,明明看到陈中华老师打到他们身上的痛苦状,Jojo解释说“他们挨师父一个掌中雷一个月就能好了,下次见师父要等一年,一年以后明年讲座再找陈老师挨打!毕竟从武这么多年体验真功夫太难得一见啦。”

  7. 2018年郑州讲座时,陈老师在我前胸轻轻打了一拳,让我体验了一次。当时那一拳打在我的前胸,力再身上迅速扩散后到了脚下,被打的那个感觉过了一会才消失了。

  8. 我第一次上大青山,是我很小还在刚上高中但是放暑假的时候。那时候对太极拳只有很少很少的了解,看的很多的是从网上看到的各种武术视频。

    第一次见到陈老师是在长兴会议室,我自己的内心是充满了紧张和敬畏,因为我只是在网上看到过陈老师的照片和视频,真正见到了实际中的陈老师自己的感觉是在人生中第一次见到了网上的“大师”。

    随着接下来几天的学习,和陈老师的接触,陈老师对任何人都有着耐心,幽默,不厌其烦的讲解,并且不仅对拳上有很高深的见解,陈老师说的各种故事,道理、经历在我听到的就像又打开了一扇大门,希望可以听到更多。

    最有深刻印象的,当时陈老师和任何人都搭手,让每个人都感受。在和我试手的时候,我的双手牢牢的抓住他的手,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弹跳起来。当时那种感觉一直牢牢的印在我心里没有忘记,非常震惊,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就感觉太神奇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功夫。陈老师很形象的给我说了,胳膊就像水管一样,你虽然牢牢的抓住了我的双手,但是你只能抓住水管,里面的水出去了,你是抓不住的,水没有任何阻挡。

    当时那种感觉也像一根棍子一样,实实的捅了我一下。这就是陈老师身上有“”。这一试手,在我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随着一直坚持,会慢慢成长,直到变成参天大树。

  9. 学拳的第一年感受比较深刻,记得第一次上山听讲座的时候,对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试试,被锤了七八次,感觉也不一样,有时候像有东西塞到被打的地方,有时候直冲脑子整个人被打酥了,打蒙了。印象最深的是试陈老师一根棍”的经历,当时也是专门写了一篇帖子记录下来感觉。
    https://www.shiyongquanfa.cn/archives/78780

    原来只要轻轻的一搭手陈老师就可控制我的身体做出很多动作,自己的身体竟然受别人的控制,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力道运用的要多么精准?原来寸劲打到身上的感觉是像胸口塞进一个铅球撑的气也喘不过来,半小时后才能慢慢缓过来。原来一拳打在身上是可以分三股力道走遍全身的。还有种种类似体验,这么神奇!如果不是力道打在自己身上,即使是亲看到,打死我都不会相信原来拳还能这么打。

  10. 我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实验,是拿两颗那种放在手上转的养生球大小的铁球,中间隔着一张纸互相撞击,因为冲击力非常集中,接触点非常小,所以撞击的能量大到能把纸烧焦,烧出洞来。如果换成铝箔纸,则可以看出能量强到产生冲击波。

    虽然人类可能没法准确的让力集中到那个程度,但我们如果能把手上的练出来,尽量两点对准不动,后面再练出个锤子,那破坏力就可想而知了。

    師父打人的动作都很小,常常只看到碰了一下,那人就抱着肚子不行了,我也被打过,那感觉真的是不好受。但師父说的是让你试试不打你,这个是真的不能乱打,轻轻碰一下就很难受了,要是用上力肯定受不了。

  11. 记得初次挨师父的打是2017年第一次见到师父,当时是师父用捶的食指关节(有点像形意的鸡心拳形)在心窝处打了进去,当时感觉是腾云了一般,被打得双脚离地一段距离后被后面的学员扶住,最让我感到神奇的是:这么小的打击面积、能打得我双脚离地的力量,作用在胸骨剑突下方心窝这个薄弱部位,居然没有疼的感觉,只是好像从胸口塞进了一包气体,当时咳了两声就恢复如常,这个力度的控制之精准简直让人不敢想像。也正是这天,我向师父递交了拜师帖。
    第二次被打也是这一天,师父在讲解发人的打法和伤人的打法。这时的我不知死活地请老师用较小的力量让我体验一下。师父当时微笑了一下,略一犹豫(大约是在考虑对我这个第一天见面的学员是否要打吧),用拳在我比较结实的胸骨中间部位收着力轻轻“筑”了一拳,只感觉力量不大,好像进去了,当时也没感到疼,人也“定”在原地没动,也就2-3秒后吧,从挨打处的侧略偏下方的胸廓内脏,一阵疼痛袭来,持续了十几秒的样子才恢复过来。
    第三次,是2018年师父在广饶举办讲座,是师父在讲课时作演示,从我腹部(大约是脐的位置)打了进去。这时的我已经经过近两年的实用拳法训练,自认为腹部已经坚实,即使在放松状态下也有一定起保护作用的张力了,但这次打击好像腹部的筋、肌没起到应有的防护作用,直接作用在腰椎命门部位,自己能清晰地感觉到脊骨传过来的轻微的“呵哒”声,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非双腿离地)。因我以前曾患过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突出距离超过椎间孔的1/3,从CT上看不只压迫神经,已经压到脊髓,当时医生说我这个人椎间孔比常人大很多,正常人这样早瘫痪了。后经近十年锻炼已基本消除症状。),当时有些害怕,不自觉地扭了几下腰。当时大青山实用拳法总教练陈旭师兄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大约是脸上的凝重),问我:怎么样?没事儿吧?我说:(劲儿)打进去了,没事儿,反而挺舒服。
    其后师父大约也知道了我比较“皮实”,又喜欢”被虐“,其后又体会到了鹰爪力的穿透,最近两次是东营第二届实用拳法讲座里师父在讲主动与被动时体验突如其来的打击造成的效果,在师父给逯淑伟讲解穿透时,又主动要求”来一下“都是非常奇特的感受。
    有时师父开玩笑说:你看练太极拳好吧?你们付着费上门挨打,还这么高兴!师父身上早已练出了,但这句话其实也是我学练实用拳法的感受:痛!并快乐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