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是如何诞生的?

虽然从不敢奢望“美”这个字,能用来形容我的身姿;然而,亲看到自己的一路拳视频时,还是惊呆了!

为什么打拳时,我总要抿嘴唇?是需要很用力,还是不希望暴露自己的两颗大门牙!

而且,非常悲催的发现:我耸肩膀的动作不是很明显,但是:缩脖子!目前为止,没有想明白这个动作的意义。

每次旋转,看到自己笨拙的身躯,颤颤悠悠地到位时。心里想的只能是:这扇又破又旧的门板,该换了!

换个轻松的话题,上周日从五莲回到家。心一下子落到了实处,当晚睡的格外踏实。

早晨老公说:老婆睡得真香!我从老婆打呼噜的声音中,听到了美妙的音乐。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他继续说:我一下子明白了刚学的乐理知识—–节拍!如果听到的声音——旋律不明显,你可以留意发声者的换气。

“于是,老婆打着呼噜;我数着节拍,聆听着换气。”

他认真的说,我狂放的笑。

当晚,一本正经的演示了三遍一路拳。总感觉哪点不对劲—–不得不承认,古人所谓的“道场”是有来由的。

没有环境的加持,整个人都慵懒、懈怠~~~

我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这次“任性”,是否又是另一次的无疾而终?!

直到今天,我看到了自己的套路——纵然诸多“不美”;和先前的视频相比,已经辩若两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是也。蛮感慨,蛮欣喜的~~~

第一次从大青山回家后,我使劲摇自己的大脑袋,还是想不起动作之间的连贯,脸上的表情全是沉思!

身体呢,真的是棍!嘣脆嘣脆的棍—–用糟木头做的棍。看着极不协调的自己,像个小丑一样扭来扭曲,只能摇头!

这次,我可以不假思索的打套路了!虽然打着打着,惊喜地发现:打错了!没关系,还是能回忆起从哪里开始错滴~~~

就是重新打呗!虽然还是没有分明地动与不动,但是,不再得让人忍不住上前扶一把了。

有时看陈旭打拳,觉得动作就应该是那样;轮到我做时,头就不正,腿就蹲不下来,脚也踢不起来。

我安慰自己:内家拳,就是跟自己比;咱不看别人。

于是瞬间,信心陡增。我确实有进步:身体稳定了,也柔软了;偶尔,竟然还有了那么一点点“劲道”。

这个过程中,体质也有了明显的改善:向来怕冷的我,手脚渐渐有了热气;尤其是晨练时,一遍拳下来,就可以减一件衣服。

这几天在参加一个军事冬令营,上午老师讲百团大战:人弱被人欺;国家也是。庆幸我们生在和平年代,亡国奴不好当啊~~

结束时,我的分享就是:人,要让自己不断的强大!每个强大的个人,就组成了一个强大的国家。

中午,和朋友走在郑州的路边,望着前的车水马龙;觉到,终于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修行路—–

不是因为外界的原因—好的资源、有前途,或者其他~

仅仅因为找到了自己,和自己有链接,想要实现自己。就像一直稀里糊涂地学拳,突然看到了自己打拳的视频:

看得到所有的瑕疵、缺陷;也看到了进步和“惊人的”变化。

最重要的是,从此时此刻粗糙毛躁的胚子中,看到了璀璨的可能——把自己当作一件艺术品,沉浸进去,细细琢磨。

洪均生披身捶

有一次记者问米开朗基罗:”您是如何创造出《大卫》这样的巨作的?”

他答道:”很简单,我去采石场,看见一块巨大的大理石,我在它身上看到了大卫。”

“我要做的只是凿去多余的石头,去掉那些不该有的大理石,大卫就诞生了。”

功夫,也是这样诞生的~

 

统计: 229 总浏览,

“功夫”是如何诞生的?》上有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