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子明学拳的经历

凌子明,海南儋州人,现工作于北京,网球教练,北京实用拳法教练。1999年开始在少林寺习武,99年练到02年,学习各种套路,器械不下20种,02年起练习散打直至05年离开河南登封为止,参加了一些比赛也获得了一些名次,短暂随河南省集训队训练。

后来在北京工作期间开始去了解更多的武术门类,泰拳,自由搏击,拳击等等,总觉得中国的武术不应该仅仅是散打这个的样子,散打和其他的搏击类相似,就看谁的身体素质好,反应和速度都达到一定能力的时候就看谁的抗击打能力强,而我心里仍觉得传说的中国武术不应该只是这个程度的水准。

利用工作之余也开始寻武之路。目标是内家拳,在寻找了两年之后,这份心思慢慢的淡了,总是没找到我想象中的东西。

命运总是喜欢给人带来惊喜,在想要放弃的时候,在北京遇见了孙中华老师,在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了我想要练习的东西,当时孙老师和我说:“因为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我没有时间教拳因为如果要教你,我就得负责任的教出来,但是我现在没有时间,如果你想练我可以把你推荐给我的其他师兄弟,他们会好好教你。”在相互留了一个联系方式之后我当时的想法是,如果孙老师不教那我也不找别人了。

就这样差不多过了一年。11年9九月份的时候我打开了许久未用的雅虎邮箱(后来都是用的QQ邮箱)看到了孙老师给我发的一封邮件,当时信的内容是:因陈中华先生委托,在北京教授一位意大利的女孩希娃练习实用拳法,如果你还对实用拳法感兴趣。还没有和别人拜师学艺,可以过来一起练习,时间是10月7日,地点是惠新东街南口元大都遗址公园里。看到这封邮件后激动得都几乎天亮才睡,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这样我开始踏上了实用拳法之路。

后来在北京遇到了陈中华老师,经过和陈中华老师的交流,发现原来功夫比我想象的更真实更神奇,切身体会到的比想象的更加震撼!不仅仅是拳,陈中华老师的博学也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一些旧的观念经过实用拳法规矩的洗礼,豁然一新。

经过孙中华老师推荐,2013年拜入陈中华老师门下。在当时的拜师仪式上,师父对我们提出的第一条门规就是同门之间聚会不允许喝酒。这一条对我来说感悟极深,无论什么聚会大部分都要有酒,无酒不成席。能够规定门内聚会不允许喝酒的,目前我还没有遇见过,因为不允许喝酒我们的头脑是清醒的,我们的时间能够更多的放在拳的交流上,我们可以更自在的相处,我会严格要求自己做到这一点。

每周的周课孙师伯除了帮我们改正练拳的时候的动作,也要求我们积攒问题,也在每次和师父见面的时候可以提出来,得到当面的解答。每次见师父,先听师父讲完了,几乎就没有问题了,原因如下:1师父说的时候已经从侧面解答了我的疑惑。2当师父讲完后自己才发现问题的立足点都是不对的。  这是能令我兴奋的地方,我想要练的就是可以一直进步的拳,如果一套拳2年就学到头了,那练起来就没有意思了, 实用拳法练到现在,问题的立足点也趋向正确,在这个过程中能听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总结一下,就是坚持不懈的听师父的话,不要去自我理解,慢慢就能做到了。严格按照师父视频中的讲解去做总会有小惊喜。

拜师到现在对我来说最深刻的是师父对实用拳法的传播辛勤耕耘,不计时间不顾疲劳的付出,不管从哪里来,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落地时的疲劳在讲拳时压根看不出来,每当讲到感觉同学们听明白时脸上都神采飞扬的。关节的疼痛,过敏带的不适等等都被掩盖住了,整个讲座过程中连喝水休息都是讲课时间,这种对太极拳实用拳法的推广让我肃然起敬!明师难得!这样不辞辛苦的明师更是难得!我会努力练习,争取早日成为实用拳法的一块砖。

 

更多帖子

关于 青山弟子凌子明

凌子明 海南儋州人,自幼喜爱武术,1999年前往少林寺习武。期间多次参加省市级比赛。后期转练散打三年,曾获河南省散打锦标赛第五名,并入选河南省集训队。2005年起在北京练习网球并从事网球培训工作。2010年在北京通过机缘认识孙中华老师并成为其学生。开始练习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经孙老师推荐,于2013年拜陈中华先生为师。现任大青山国际太极学校北京分支教练。同时推广太极网球。2018年随师父应邀前往香港、中山等地教学。
统计: 823 总浏览,

凌子明学拳的经历》上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您对视频或文章的评论。有关网管的问题请点击屏幕右上角的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