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准”“就是”“对上”“底线”的“死性”:从“死性”到“死性”。

校准”“就是”“对上”“底线”的“死性”:从“死性”到“死性”。

张学岗和陈中华老师合影

师者,传道、授业,就是努力让你知道自己不知道的那个人。

对一件事物的认知,遵循的规律是:

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人少之又少,陈老师说:理解一件事的时候,怎么说都是对的,不理解一件事的时候,怎么说都是错的,不存在中间状态,如同开关一样,只存在开和关两种状态,不存在半开半关的状态。

陈老师的“零基础学员讲座”已进行了四次,在前四次讲座中,陈老师依次讲到了“校准”、“对上”、“底线”、“死性”、“就是”几个概念,起初,我也听得似懂非懂,不理解陈老师为什么在这些“概念”上讲的非常多,有什么意义吗?第四次讲座听到陈老师讲到“就是”“死性”的概念时,恍然大悟,陈老师是从认知论的角度出发,给学员讲授的是学习方法问题,看似无用,确是大用的高效的学习、学拳之道!

回到概念本身,为了便于记忆,我把前个概念编成了一句话,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感觉似乎这几个概念讲的又是一回事,只是强调的重点不一样,在此记录下学习的体会和认识,请陈老师、各位教练、拳友批评指正!

校准”这个概念,陈老师花了整整一节课来讲这个概念,到现在为止我也是一知半解,也只能从陈老师举的例子来理解:一把没有“校准”过的“枪”一定打不准,一把没有“校准”过的“乐”一定不在调上;再大的“大师”,拿了一把没有校过音准的乐,一定不是大师,弹奏出来的“曲子”一定不是原曲要表达的“意义”,就是“乱弹琴”;拿到练拳来说,没有经过“校准“,看似同样的动作,一定打不出同样的效果和威力。实用拳法中“校准”的第一个关系手肘关系

校准“的结果是”对上“。“对上”这个概念,有两层含义:执行正确的事,正确地执行。如同我们运行程序,要求执行A片段,我们就执行A片段,但鉴于认识事物的规律,我们往往执行的是B片段,片面的认为自己执行的是A片段,这时,“校准”的必要性就出现了,按照“标准”要求,我们先找到A片段,并执行A片段,直到指令发出,准确无误找到A片段并准确无误的执行为止。实用拳法中“对上”的第一个关系是:肘在手中,手在肘中。

至此,“校准”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出现就是校准”的“标准”问题,就是陈老师讲的“底线”的概念。“底线”也有两层含义,一层含义是:种树时,只问浇水,不问叶、不问枝、不问花,后三者是树的事;另一层含义是“底版”、“模板”。“底版”、“模板”的意义就是固定的,不可更改的,用来描述实用拳法的“底版”的语言就是规矩”;老师就是活生生的实用拳法的“规矩”。练习使用拳法的目标就是:自己的动作与“规矩”、与老师的动作“对上”,方法就是与老师的动作“对照”。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校准“”对上“的是”什么“?任何事物都有表象和本性之分,对事物来说是属性,对人来说就是习性,固定不变的就是死性“。我们对上的,更多的是从表象,对上底线”的“死性”。从现有的自然而然的“死性”,通过无数次的练习,对上实用拳法“底线”要求的“死性”。这个改变,面临两个“难”,“艰难”和“别扭的难受”,没有这两个过程,“对上”是不可能的,也就没有经过“校准”。

对“死性”的把握,只有通过“就是“这个概念,也有两层含义:本性和属性,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语言总是片面的,两个概念之间,本身是不同的,只能用另一个事物来近似说明;在实用拳法中,“就是”的意思是“连上”、“焊死”、“合上”的意思,推手的高级境界就是跟对手“合上”,对手的“就是”自己的。在听陈老师讲授“就是“这个概念的时候,在某个瞬间感受到了“拳法的通透“,感觉在理解上又加深了一步。

按照认知论的规律,从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到自己知道自己不知道,对事物的认识存在一个拐点,一旦从认知上突破了对事物的认识,对事物的学习才会事半功倍,深切地感受到陈老师讲座的用心良苦,感谢陈老师的辛苦付出!以上是四次零基础学员讲座的体会和总结,其中很多谬误,请陈老师、各位教练批评指正!

统计: 664 总浏览,

“校准”“就是”“对上”“底线”的“死性”:从“死性”到“死性”。》上有 8 条评论

  1. 张学岗你好,你总结的真好佩服,我是实用拳法的最初级学员陈老师的四堂课我都听了很多都听不懂,挺上火的,今天早上我还在想怎么办,最后决定不想哪么多了,就听老师话让干啥就干啥,让咋练就咋练,信陈老师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