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卡住和内耗的能量,运转起来?

​真正的“给予”,必能接受到回送的东西

而在这种互为中

双方都因为唤醒了内在的某种生命力

而感到无比的欣慰

而且都在“给予”的行为中,诞生了新的力量

—弗洛姆

早上练功的时候,儿子给我打电话–无非是细碎的思念,还有,凌乱拖沓的表达。

耐着性子听,适时地附和。

无数的实战经验告诉我,只要安静地倾听—无论儿子怎样的情绪,总会归于“零和”—一切都会过去,保持平和就好。

当然,你也可以粗鲁地挂断电话;但是那边孩子的情绪,就被直接卡住了!

这样的孩子长大之后,也没学会—如何让情绪在流动中,得体的表达。

感情也如此: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高中时,喜欢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但整整三年都像一根刺样的扎在心上,全是苦涩。一二十年过去了。

现在,我会给孩子说:妈妈爱你,同时也需要你的爱。还会蹲下来,告诉他—我希望收到什么样的爱,如何表达更有效;并询问他:妈妈如何去爱,你会更舒服。

爱也需要“往来”,需要“周转”。所以,此时此刻,坐在大青山的拳馆,依然对家里的俩个孩子很放心—

出门时说:妈妈需要你们的爱—吃好、睡好、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同时,让妈妈也能开心地,做更好的自己。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遇到心动的男生。也许我就不再只是远远地望着,什么都不做—-而是会以他接受的方式,做一些需要的事情;让他明媚的笑容,驱散我心底的阴郁。

这是恋爱和婚姻之外,另一个维度的“感情”。只是,这种爱的表达与流动,也是一种技术—需要“学习、练习”。

毕业后进入社会的这些年,除了被卡住的情绪、感情,还有很多被消耗掉的精力。比如:

我喜欢写—总是有很多感受,想要写下来;大学四年,几乎一天一封长信的频率,写给五湖四海的同学们。

但依然按部就班地,做着家人认为“可靠”的事情—其中的撕扯,可以想象。

用了很久才敢相信,我在文字上,也许能有所成。近一年前,尝试着以“码字”为生,那种求饭碗的惶惶—至今记忆犹新。

半年前终于确定了“写”的方向—但写什么?又在不停的寻找、调整

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我,在主动地选择最契合的领域,而不是渴求一个认可、一个机会~~

感谢在这个漫长的犹豫中,所有给我机会和鼓励的朋友。

可“复盘”人生时,难免还会想,假如我更早地下决心—实现自己的热爱,而不是在他人的价值观中兜兜转转:

此时此刻,生命会不会更加饱满?会不会更有能量、更大限度按自由意愿生活–更充分地实现自我!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陈旭的课,讲的狠下功夫—每个动作的劲路,反复讲解、示范、演练。

今天早上,还抓住每个人的脚,扣细枝末节的动作—找到向后盘旋的脚跟,和尾椎相对的发力线。

耳朵快磨出茧子的一句话:力要有出有进,我们的身体也分阴阳

比如,从胳膊的内侧出,从外侧进;从腿的前侧出,从后侧进。如此,力是周转的—

像在挖掘机的履带上传送一样,周而复始—如此用力,才没有消耗的。

运动,就是有动,也要有运。运,策动、调动、循序移动也!

身体的“动”,就不说了;运就是有规划的、通畅的运行“力”。但前提是,我们的“肩”和“胯”要开—

为什么?因为人体重要的关节枢纽不“开”,力量就不能“周”转,而是沿直线“跑”出去了,“漏”掉了。

那样,就不是“整劲”了。如何才能“整”?

就是不内耗。如何才能不内耗?

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中,核心就是躯干中正,四肢的劲路是周转的—如此以来,从大地到对方身上就形成了一个“圆”—这个圆的“劲路”,要在自己身上练出来。

今天早上三点多醒来,就再也没有睡着—因为琢磨着陈旭说的:把劲收回到身体,形成循环—你的身体是“履带”—循环轨迹。

脑袋中思考的是,生活中,我们的能量如何流通?不卡住、不消耗,而是有出有入—-不只是“动”,而且能“运”。

并且在“运动”中,能量越来越丰沛!

真正的“给予”,必能接受到回送的东西。而在这种互为中,双方都因为唤醒了内在的某种生命力,而感到无比的欣慰;而且都在“给予”的行为中,诞生了新的力量。

当时,想到了弗洛姆的这段话—

我们需要寻找、感受、甚至去创造:一份互相滋养的关系,一份能自我实现的事业;一个输入的途径和输出的渠道~~~

拳法如此;活法,亦如此。

更多帖子

统计: 145 总浏览,

如何把卡住和内耗的能量,运转起来?》上有 7 条评论

  1. 有才!太极之道也是给予写照!“真正的“给予”,必能接受到回送的东西。而在这种互为中,双方都因为唤醒了内在的某种生命力,而感到无比的欣慰;而且都在“给予”的行为中,诞生了新的力量。”写的真棒!
    我们需要寻找、感受、甚至去创造:一份互相滋养的关系,一份能自我实现的事业;一个输入的途径和输出的渠道~~~
    拳法如此;活法,亦如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