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清净出品质!| 品质从何而来?

昨天在太极馆,老于领我们练一路拳,陈旭在调整自己的二路拳。小卉的脸一扭:才不要跟你们玩呢!我要看教练打拳!

我也顺势被勾了过来,小卉趴在我身后,惊叹:wow~他那个动作看起来,要飞起来!

然后娇憨地嚷道:我要找陈旭签名。她爸爸周先生不以为然:陈中华老师的拳,打得更好!

小卉的下巴一扬:可是,我又见不到他呀!

仿佛听到心碎了一地的声音;但陈旭的拳真好—虽没有“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的波澜壮阔,也足以让我等叹为观止了。

今天终于见到了赵青云—之前因网站一直有联系。

非常有能量的一个人,目光不似陈旭那般精湛,却极有穿透力;尤其说话,有余音。

早上到的时候,他正和大家一起演练动作。我当然不能错过机会,赶紧上前,结果呢,在指导下反复调整竟然真的把人撂倒了—

我赞叹:你讲的比陈旭明白,注意力在肩上比肘上更好使!赵青云严肃地说:师兄讲的是真好,只是你听不太明白。

好吧。都是用肩、胯、膝盖把人整个合住后,胳膊一旋转,人就出去了~~~

我终于也体验到了把人撂倒的快感!还激动地跳着说:在郑州,陈旭就是这样把我的肘弄伤的;他下手真狠啊!

赵青云又立刻解释:没有“狠”,他只是轻轻碰了你一下如果用力,你的头都会脑震荡。

天呐,神奇的力量!

但他们师兄弟之间,这种“不在场”时真诚的欣赏和支持,让人敬佩。

But,第二次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我便也不能成功施展“法术”了—胳膊轻轻一转,人就倒了。

这时,赵青云的认真劲又来了,说:这很正常;就像你的文章,枪抵到别人的头上也不能当即写出来—那里面有很多的积累。

练拳也一样,一出手就对劲,也是千锤百炼的结果。

上午继续学习一路的拳法,陈旭教过之后,让青云带着我们练几遍。由于初学,看青云的动作和陈旭的有些不同,就迷糊了,并直接说了出来。

陈旭周旋地很好:我也不会,都不会,大家一起学。

接下来的时间,青云埋头练拳,脸上看不出情绪的起伏。

人,要能“入戏”也要会“出戏”。

陈旭的劲路讲得太好,我所有的精力都缠绕在—什么捆住个柱子,绕着根啊,再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去记动作。

今天下午,才出来了些—能单纯地看动作的衔接和流程。然后想到赵青云讲的—

学拳要“空”着脑子学,教练让怎么练就怎么练;听话、照着做,而不要琢磨太多!

课程结束时,我问:网上有套路的视频吗?赵青云回答:关于拳的问陈旭,关于视频的可以直接问我!

还是那么凌云壮志地声音~~~

并且不客气地说:就凭你问的这个问题,就知道没有认真看网站;是把视频当连续剧看的吧?

我使劲点头—确实没有当“工具”使。

今天说说老于吧—大青山的扫地僧。

老于戴着副粗框的镜,五十多岁,微微驼背—有着中国老农民的拘谨,好像一不小心,就把他遗落了。

每次教完动作,都央着老于带我练;他也很累。

有次我说:求求你了。把他惊住了,赶紧走向我:不用求,不用求,这个不用求~~~

他不仅把每个分解动作,记忆得极准确;而且会在带教过程中,告诉你应该如何做—“虽然我还做不到位”。

教练讲解的每个关键点,烂熟于心;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比较感动的是,他带几遍拳后,会望着我说领你十遍,不如自己练一遍;你打一遍,让我看看~

神中的诚恳,直击“内在的小孩”。很久很久,没有这样人这样待我了—人性中至纯的温暖。

我给王刚说:来到大青山,收获挺大的;不止是道场,空气,拳法,还有一个个备受滋养的灵魂。

五莲的老卜一见我就喊,那嗓门真是嘹亮:你的文章跟别人不是一个“道儿”,让人能看完;从郑州的文章开始,我就一直看~~~

脸上没有露出来,其实心花,早已不知如何怒放了!寂寂无闻的我,得到如此大张旗鼓的认可,比得到稿费幸福多了。

早晨起来,空中飘起了蒙蒙细雨。湿润的大青山,笼罩着清新的生命力。

穿着韦姐姐帮我买的太极专业鞋,走在盘旋的山路,精神愈加昂扬。

人的品性与习惯,是一脉相承的—有目标的人更加专注,韦姐姐说她一定要好好学拳,把丈夫打倒;因为那时,她丈夫就愿意上山学拳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她丈夫设置的,激励她的小技巧;但每次见她投入的表情,都惊叹这小巧身躯里面,蕴藏的巨大能量。

晚饭时,正安问:你的文章出来没?我们都等着追呢!闺蜜说:你这几天的文字,如清泉般透亮;果然是清净出品质。

这次陈旭教完拳,让我们每个人打一遍;接着,突然非常柔和地来了一句:你们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想你们每个人都有进步。

就像今天上山的赵青云,一刻不得闲—不是练拳,就是和人一起推敲,或者讲故事—精神抖擞、慷慨激昂:

直接间接地,希望大家能看懂“好东西”,把拳练出来,把武学传承下来。

所以我想,也许这里最清净的是,一颗颗心—

似兰斯馨,如松之盛;川流不息,渊澄取映。

更多帖子

统计: 172 总浏览,

果然清净出品质!| 品质从何而来?》上有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