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向上跳跃 | 你敢测试,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吗?

要真正体验生命,
就必须站在生命之上为此,
要学会向高处攀登
为此,
要学会俯视下方

—尼采
遥远的铃声,坚韧不拔地传进我耳边—噢,原来是定的闹钟。

浑身说不出的酸爽,有点不想继续了;但还挣扎了起来,跑了四百米后进馆练拳。

晨练结束后,基本已满血复活。

一天又很快“挨”了过去。拖着筋疲力尽的身体,居然又主动跑了一千米—我想体验一下“力竭”,想把所有力气耗尽!

谁承想,反倒更加神采奕奕了~~~

今天的学员中,多了从上海来的周先生和他的女儿。

午饭后我们坐一起聊天,他说:都说人要自信,但自信从何而来?!人有功夫,才能自信。

然后跟我说:来一趟也不容易;你这几天,要争取把一路拳都学会。

这两句话,反响很大。直接结果就是,下午时我嚷着陈旭要继续学拳–我和周先生的女儿,不学剑了。

只是累坏了陈旭,一个人当两个人使—教完拳就教剑,没片刻空闲。

人和人最大的差别,就是思维方式的差别;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被动服从和主动创造。

比如我,看课表是教剑,就绝对不想其他可能;顶多在学剑之余,问几个拳的动作。

我不敢想:无论是这几天内学会一路招数,还是下午也继续学拳。

而成功的人,尤其是商人:都主动—能无中生有,为自己营造一个“势”。

下午的课程,我又学了三式,而且越来越自信。

陈旭说:现在的学员,刚一教,动作都有点模样。

基本功时,向前跨步;需要抓住搭档的脚脖子,当我被拉的跟头流水时,陈旭说:俊玲学拳像外国人!外国人无论男女老少,学拳都不管不顾。

当看着小慧—周先生的女儿时,才知道:我变得有多坚韧;而这十几年来的生活,有多残酷。

早餐是酒店包含的,今天上菜时,我那份和别人不一样。

跟服务员讲了,她说没那种菜了;可其他客人来时,同样的菜又出现了。

于是就跟前台工作人员,很生硬地讲:我们付的是一样的费用,而且我的房间只住了一个人;为什么还克扣我的伙食呢—

我已经能很顺畅地,满足自己的想法,争取自己的权利了。

比如上山学拳,对我而言,就是抓住的机会—

遇到了好功夫、好老师;而且在推广阶段,学费几乎忽略不计。

福分稍微浅些,就遇不着;意志稍微晃动些,就依然沉浸在柴米油盐,拔不出来。

现在的我,已经开始相信命了:当然,你的选择、努力和汗水,也是命运的重要组成部分。

下午上课的时候,小慧坐椅子旁边揩鼻涕,陈旭关心:着凉了?这可不能感冒啊!

哈哈感冒了,就可以不用练拳啦!

演练时,陈旭对小慧说:你打我一下。本来他要示范如何擒拿对方,如何制约、如何发力

但小慧蜻蜓点水般,快速出手、收手;留着陈旭抓着空气站在原地,一脸无奈与失落:哎,这个小姑娘~~~

我,在旁边拍手叫好!

小慧的动作学得很快,尤其是学套路时,兴趣和钻研劲一下子都有了。

下课时,周先生问小慧:带你到周围逛逛吧?

小慧撅着嘴,娇怜无限:我的腿都疼死了!

周先生哄着:我开车,你坐着就行。

小慧立刻松了音调:那行吧~~~

然后,我也搭了个顺风车。

大青山的石头多,土地贫瘠;周围的村民,都是把石头挖出来,敲碎,一点点砌出来的地—

远看像梯田,但那梯子都是用石头垒的。

看着村民“创造”出的土地,周先生说,这些地要耗费很多人工,而且都是祖祖辈辈的基业。

想起听别人说:陈旭勤工俭学时,每天搬完石头,继续练功;想必他也有过迷茫,有过功夫的停滞期吧。

支撑着那些村民、支撑着大青山这些功夫上身的弟子们,走下来的是什么呢?

支持我走下去的,又是什么?

大青山太极广场上,伫立着八个大字:

理精法密,功在实践

今天陈旭几乎用了一个上午讲基本功,而且只讲了两个。却像听物理的力学、机械学,哲学。

一会是三角形结构,一会是合页窗推拉门;一会又变成传送带,把手送出去的同时,力量穿回到身体—出就是收。

当我沉浸其中、回味无穷时,一抬头,看到了“理精法密”!

四个字,醍醐灌顶。

一个高兴,又绕着太极圆跑了几圈—这次,是天地间的能量灌入我的身体,而不是我的元神被吸走了哈哈~~~

傅佩荣老师曾说:尼采把人的各种底线(最高的以及最低的)全部触碰到了,或许可以说,他是代替人类测试所有的底线~~

你想不想测试,你的底线在哪里?拼劲所有,坚持到底!

最后依然用尼采的话作结:

我们成为“超人”,不是靠自然的演化,而是靠每一个个人自己进行抉择,进行某些特别的修炼,才能成就。

超人的挑战,对每个人都是至高的要求,让人不能松懈下来—-要把生命的潜能发挥到淋漓尽致。

这样,才能真正超越平凡的自我。

更多帖子

统计: 108 总浏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