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太极之路 (二) – 学习如何学习


在2011年,我写了关于我的太极之路如何开始的文章:http://www.shiyongquanfa.cn/archives/6824。很快地便过了7年,现在已是2018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学习如何学习上。在这篇文章中,尚不谈论太极拳的原则或概念,让我分享师父关于学习的教导。

遵循指示
如果【不动】是师父最常说的话,那么【遵循指示】就是学习方面的对应点。我们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我们在练习时都在听师父的话,而师父重复地说遵循指示说是说给别人(不是我们自己)听的。令人遗憾的是,其实我们总是多多少少不听话的,只是不同人不听话的程度是有点差异。我们都需要不断提醒自己师父的话,并根据指示查找我们没有做的事情。我们不能选择地听话。由于我们不懂太极,我们没有理据作出任何选择。我们需要相信师父。师父说一般人只是练习他们想练习的(以认为适合他们的方式或跟自己认同的方式练习)。我们只能听到我们想听的内容,而过滤了一些东西,甚至没有察觉到我们正在这样做。我怎样知道我没有没听到师父的话呢?直到我观看一些视频时,或者我在另一个地方碰巧听到了丢失的部分,我才知道。由于我们不断参加讲座或看视频,我们将再次遇到同一课题。如想有机会听到缺失的部分,就算我们已听了很多次这课题,我们也不能假设我们已懂这东西。如果我们相信我们已完全懂这课题,我们就不会再听进任何东西了。
按师父说的方法练习已使我有一点的进步,他每次都在给我最恰当的指导。如果他说一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跟二是一样的,我将无法听到当下的真正信息,也不用说要记住它了。我意识上是没有怀疑或不听他的理由,但上面提到不自觉的因素始终是存在的,我需要对它们保持警惕。我们最重要跟着做的指示是那些我们不同意或不愿意遵循的。

观察力好、记忆力强
师父提到要学好太极拳需要学习两件事。我们需要懂观察,能够看到正确的地方,并且能够注意到师父与其他人动作的差异。我们经常看着错误的地方,因为我们只留意我们想要看的东西。一旦我们看到真正的东西,我们需要记住它。我们的记忆经常作弄我们,经过一段时间后,我们的记忆会变,或者是忘记了一些事情。能够回忆实际看到的内容对于模仿师父的动作至关重要,即使我们现在无法做到这一点,它也会让我们明白现在与目标之间的差距,并帮助确定练习方向。写笔记有助于抵消记忆力不好的影响,我们可以用笔记来检查以前的理解是否仍然相同。有时候,我看到人们表示师父的教学可能不一致,可能会说他一时说一,一时说二。这种印象有两个可能的原因:1)师父使用不同的例子来表示相同的概念,但人们无法看到真正一贯的东西,我们可能需要多参加讲座和练习才能克服这个问题, 2)他专注于不同的教学主题,而暂不理会其他方面。我们要尽量静静地观察。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将其写下来,以便我们可以稍后询问,或者如果我们继续听,答案将自动出现。有问题而不能提出会使我们无法安静地观察并注意当时正在教授的内容。如果我们没有看到他正在示范的东西,则无法正确记住它了。

坚持练习
你可能听师父说过要做一万趟一路,你便会开始了解太极拳。像大多数人一样,我并不认为我能做那么多,也无法理解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怎样的改变。尽管如此,这个想法仍然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因为当我第一次听到一万趟一路时,师父提到Todd Elihu如何以分段方式练一路的时间比同期同学长。其他人很快就以飘逸的方式演练,这跟一般人对太极拳印象一样。然而,Todd是唯一一个当中懂太极拳的人。那时,师父说Todd大约完成了八千趟一路。能够以同样的方式持续练习对于学习太极拳非常重要。除此之外,能够在一段长时间内每天坚持练习一定数量的一路让我有机会改变身体的习惯。随着一路的不断积累,一万趟一路变得可以实现并且不再遥不可及。师父提到练太极拳像开水一样。如果开水变成蒸汽意味着学懂太极拳,除非水达到沸点,它仍然是水,没有真正的质量变化。如果我们想把所有的水变成蒸汽,我们需要持续煮沸水,我们不能关火。如想在没有犯任何犯错的情况下学习太极拳,这是不可能的。而在我们努力养成新习惯的时候,其中将也不可避免地养成新的坏习惯。我们必须有心理准备要不断地被改正,这将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只有通过坚持练习,我们才能改变我们的习惯并不断地进步。

从真实的身体体验开始
我们经常听到人们使用想象来帮助训练太极拳中的特定动作。 师父教我们从真实的体验开始,而不仅仅是想象事物。 例如,为了学习如何占据空间,我们必须首先将身体部位放入那空间。 我们需要长时间坚持这些类型的身体动作,然后才能理解如何在没有明显动作的情况下完成同样的事情。 要学会如何在不动膝盖的情况下把自己拉上去,我们必须先握住一个不动的扶手,然后把自己身体拉上去。 通过这种重复性训练,我们可以观察和了解身体每个部位须做的动作。 一旦我们能够复制这样的身体部位动作,我们就可以在没有实际扶手的情况下拉自己上去。

找一个好的练习伙伴
早在2010年,我和朋友Sherman Lau每周练习2到3次。回想起来,我很幸运能够在学习太极的初期有他和我一起练习。没有这朋友的陪伴,我可能不会继续。我们通过视频一起学习了一路。当我们见面时,我们会练几趟一路,然后推手或做一些对练。我们能够反复尝试和练习相同的动作。通过这样的互动和实验,我对太极拳的兴趣逐渐浓厚。在2012到2013年间,我在周六与Hugo Ramiro一起训练。我们练了很多怎样寻找对手的中心,还有练习了在讲座学到的很多练习。在2014到2016年间,我在周日练习中有另一个练习伙伴Ernie Aleong。我在第一次讲座上认识了他。当我们进行练习时,他会让我跟他多次重复同一动作,直到我得到所需的结果。他很能够保持力量不变,因此在练习中我可以完全专注于调整和纠正自己的动作。从跟他的练习中,我首先学会了发人是什么样的。有着愿意互相帮助的练习伙伴非常重要。 师父往后提到有一个好伙伴对于学习太极拳至关重要。我很感谢这些伙伴以及我在讲座或其他地方跟我练习的许多其他人。

教拳
我在2011年开始教授实用拳法。我将之前的一个练习晚上变成了上课时间,那时开始我便每天早上开始练习五趟一路。我以往不是一个早起的人,但是太极拳改变了我的日常习惯。我一开始只教基本功和一路。随着我自己不断学习,我能够向学生们传递更多信息。我尽力用师父的话教学。 师父强调教拳时要用他的术语,因为这些术语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有特定的意思的。这些话很可能一开始对我们不明白。成年人学习,我们经常用我们已懂的知识比较新事物。我们应该像小孩一样学习,例如为了让小孩认出一个苹果,父母通常会反复向孩子展示一个苹果,然后说「苹果」,直到他看到一个苹果时可以说同样的话。太极不属于我们现有的知识范畴。我们必须跟别人学习。试图将太极与我们可能已经知道的其他事物进行比较,其实在学习上已走错了路。这也可能会导致错误的结论,并剥夺了学习我们新东西的机会。在课堂上,我经常得到这些【茅塞顿开】的时刻,我似乎对某些课题有了更明确的理解,或者是提醒自己规则应该是什么。我也有机会与不同大小,体重,技术水平和背景的人互动。能够 帮助他人进步也是推进自我的一个因素。师父鼓励教拳。作为一名弟子,教拳和推广实用方法是我的责任。它也在我自己的学习中起着重要作用。所谓【教学相长】,教师和学生都在进步。你可能会问何时才可以教拳呢?我会提议你问问你自己的老师。我们可以在不同的层次上教拳,不同的人可以从中受益。

营造一个太极社区
实用拳法(陈中华太极馆)是一个全球性的组织。作为陈中华老师的一名弟子,我是实用方法大家庭的一员。无论我到哪里,似乎总有人在练习实用拳法。 师父的教学是如此一贯和系统化,即使对于我第一次见面的人,我们也能够以一致的方式在太极拳上进行交流和分享。实用拳法把世界各地不同背景的人们联系在一起,接触他们是很独特的体验。在本地为实用拳法建立社区或支持团队也很重要。它为同学们带来点竞争​​,支持,鼓励,与分享。独自练习可能会非常沉闷乏味。当我们不免遇到不想练习或停滞不前时,有人能让我们可以分享这些经历会帮助很大。我非常幸运地有着一个本地实用拳法社区,一个在爱荷华州,和一个在网上。这一切都使实用拳法非常特别。独自和小组练习都是同样重要的。独自练习让我专注于探索自己的身体,小组练习让我有机会试劲,学会适应其他人的节奏。

观看陈师父的视频
师父虽不在本地,他的视频提供了很多信息。我最初是被师父的Youtube视频所吸引。很多人都是从师父的视频中学习实用拳法。一路详解和一路改正视频让我自己改正架子。师父在这些视频中指出的别的同学错误也我的错误。视频中的练习和用法也很实用。但是没有视频可以代替直接跟师父学习。我们应每年至少见他一次,以获得直接的改正或指导,确定练习的重点。当师父示范动作时,我勇于成为示范对象或珍惜任何机会感受师父身体的机会。随着日子的过去,身体接触的感受改变了我对师父动作的看法,这有助于加深我的理解。当我再看已看过的视频时,我经常会看到与以前不同的地方。定期回看视频不断让我发现新的观点。因为师父已经在我身上示范了类似的东西,有时我甚至觉得自己好像在视频当中。教学视频,例如基本功一路详解,已经让很多人在世界各地开始学习实用方法,待适当的时机便参加师父或其他徒弟与教练的讲座。

定期录制和发布一路视频
在第一次讲座上,师父叫我定期录制一路视频。像大多数人一样,我有点害怕展示一路视频在人前。无论如何我仍是把它电邮到师父,他把它发布到网站上,并在评论部分给了我一些改正。从那时起,我一直定期发布我的一路视频,并发现从师父和其他同学那里获得的评论是很有帮助的。通过观看视频,我发现自己一路总是不像我想像的那样。我认为我做的动作在视频中并不明显或清晰。利用这些视频作为对自己的反馈改正错误。但是,当比较新旧视频时,我看到了进步,以此鼓励自己继续前进。师父总是强调我们所做的事情必须要实在的。如上所述,我们的记忆可能会随着时间而改变,视频可以作为我们进阶的证据。
我最新的一路视频: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zk4ODUzNjM5Mg==.html
以往的一路视频:http://list.youku.com/albumlist/show/id_19483302

记录练习一路的数量
个人的一路质量难以衡量,但是,一路数量是可以的。我们经常听到人们提到学习太极拳的时间有多长。然而,一个周末太极拳练习者与一个每天花八小时练拳的人的进步肯定是分别很大的。我们大多数人可能介于两者之间。 一路数量可以替代用纯时间量度练了多久,但不应将不同人的一路数量作比较。如果你看一下你所记录在一千趟,五千趟和一万趟一路的视频,进步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没有任何明显的进步,那么应该检查练习的其他方面找问题。师父坚信一路能改变身体,我绝对可以证明这一点。到2018年10月4日,我完成了二万五千趟一路,五万趟目标的一半。如果我们给予它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我们将把太极拳规矩练上身。 师父希望收集关于一路,讲座/课堂/练习出勤记录,视频观看次数等的数据,以了解技术水平与这些方面之间是否存在特定关系。数据收集是一个长期项目,我们应该通过定期输入我们的实践记录来为数据作出贡献:
http://www.shiyongquanfa.cn/pm_practice_record_main/pm_practice_new_record

制作和发布笔记
师父鼓励我们为讲座和课堂做笔记。每个讲座都内容丰富。如果我不做笔记,我发现在讲座之后很难保留听到的内容。我们应该记录两套笔记。一个全是师父言传的内容,一个是我们的注释/理解。讲座后尽快将笔记整理发布到网站。我们可能会在现场迅速记下内容,如果我们不能尽快地整理它,我们可能难以记起它的真正含义。整理笔记有助于将信息置于我们长久记忆的部分。此外,发布笔记可以帮助同一讲座的其他参加者交换笔记,并可能发现已经错过的事情。将来,当我们重新阅读这些笔记时,我们可以比对我们的理解有否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改变或进化。从我的笔记中,我可以看出师父一直在教导相同的原理和概念。在将来教学时,这些笔记也可用作与往后的同学分享的内容。

撰写和发布太极拳文章
定期撰写文章帮助我整理了对太极拳的理解。 撰写文章为我提供了一种方法将从不同讲座、视频和其他场合学到的内容系统性分类、存储、串连起来、制定模式,并为接收更多信息做好准备。这就像收拾一个凌乱的衣柜然后腾出空间一样。 发表文章有助于反映我目前阶段的理解。 这些文章可以帮助他人或产生讨论议题。 我的文章可以在以下网址找到:
中文:http://www.shiyongquanfa.cn/archives/author/kelvin-ho
英文:http://practicalmethod.com/author/kelvin-ho

确保不断突破
师父说我们练习要确保不断突破。我发现不断进步是真正推动自己前进的动力。反复训练可能很枯燥乏味,我们会一次又一次地达到平台期,我们需要尽力确保我们不会停留在那里过长的时间。要是太极拳能应用,许多元素都要存在才能成功。我们不断突破,不断制造部件,这些部件最终将组合在一起形成最终的产品(太极拳)。起初,我们甚至可能无法看到这些部件跟最终产品的关系,因为单一部件是没用的。但是只要跟着师父的指导,慢慢制成部件,练习也将持续有趣和新鲜,不至觉得常常原地踏步。这些部件集合起来最终将使我们对太极拳有更好的掌握,把太极拳练上身。

永远不要相信你完全练对太极拳
当我们开始相信我们完全练对太极拳的那一刻就是我们停止学习的那一刻。与太极拳原理相比,没有人能够绝对完美。练得好些的人是只是那些错误相对比较少的人。我们总是有进步空间,要不断寻找更好的方法来做同样的动作,用相同的太极原理(分阴阳)探索更多的变化。不断的学习。

全心全意地相信师父,他将帮助我们达到我们梦寐以求的太极拳水平。 继续努力练习吧!

关于 何家伟

何家伟是加拿大多伦多IBM云端数据库部门领导。原来身体比较瘦弱,从2009开始习练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后体质提高。多次参与加拿大多伦多,加拿大渥太华,美国爱荷华,美国纽约实用拳法讲座。他现为实用拳法多伦多教练及讲座组织者,自2011年以来一直积极地在加拿大多伦多,万锦市,列治文山教授和推广实用拳法。他于2013年1月18日成为陈中华入室弟子,现为加拿大武艺会的副主席,和他的老师一样,他觉得有责任将这种伟大的拳法与别人分享。在2016年10月他完成20,000遍一路。曾在实用拳法网站多次发表文章与视频。他曾在大多地区的太极拳比赛中获得过奖牌。
统计: 1350 总浏览,

发表评论
发表您对视频或文章的评论。有关网管的问题请点击屏幕右上角的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