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日照讲座6”在线视频购买

日照真不动陈中华太极馆第四届实用拳法讲座之六。
讲解: 陈中华   片长: 12 分钟   语言:中文   年代: 2018  难度:1/5  地点:日照真不动陈中华太极馆

第四届日照讲座6
访问键入您的用户帐户。您需要先登录购买访问。 请注册登录

视频文字转换:陈为珣

不是,你看,你关了再打开这不就是第二章了,且听下回分解吗,且听下回分解就是说你一座,一停,我们喝一口水这又来第二章了,这个陈式太极拳真正出名的是什么?听说过没有?因为它,这个随便说,不要那个,课堂吗?你不要这么想,你不要这么严肃,觉着你就当国家领袖一样,胡说八道,你不是练过陈式太极拳吗?

最著名的是什么事啊?昂,那是故事,从前的故事,不是,陈式太极拳里面最著名的事是什么事,什么招,什么东西?(问的学生:金刚捣碓,掩手肱捶丶肱拳?)还有什么?(问的学生:左转身捣碓,)唵,人家陈发科一生只是用了一个,一说你们就明白了,你看,地上有一根,嗳,你看看,你看看现在它有多长吧,呀呀,你看看、你看、你看、你看,还有,还有,还有,还有,还有,还有,这是什么?

这是大杆,嗯,这就是陈式太极拳的白蜡杆,这个陈式太极拳的白蜡杆练的都叫什么?我们的基夲功里面就有的叫抖大杆抖大杆就是左转身捣碓的这个动作,从这儿看啊到这儿来,就是这一下,这就叫拧大杆,抖大杆就是这个动作,洪老师说了,陈发科一生就只用了这一招,就是他一接手,他不是正面的,他正面一接手他一侧身,就这个动作,叭,这一下人就出去了,出去多远?

北京那个四合院,你们去看过古老的四合院,最少也是这么高,皇宫里面它比这个高,正常的人他也是,我去试过,就是这够不着,得使劲跳,我跳不行,我哥哥比我高一点,一跳还能够着那一头,这么高,他把人发到院子外去了。

就这么抓着这一,你看,这一,对方紧了,他叭的一放这人就出去了,一生就这么一招,看上去是在这儿,实际上那看上去是金刚捣碓,是这个,他实际上是抖大杆的这一招,抖大杆的这一招是在这儿,就是他一过来之后,往后咔!

这一招,金刚捣碓是在这个地方那,他是有一个抱缠,进来之后他这往这一靠,金刚捣碓是抱缠。把他抱着他是这个东西,金刚捣碓是一到了这儿来吧,他有个抱缠在这儿,他有的时候直接把他抱了是这样,一过来叭这么样,他这个直接把他发出去。

为什么能发出去,你不转能行吗?就他这不转他胳膊就断了,他一过来他拉他一下,你看,这个地方首先,你翻过身来,这一边,你这样就断了,嗯,他这样,你不是,我这么一走你还能上一步吧,你上那一步,你试试这个肩,他一到了这儿来,他往这一拉你试一试,嗳,他动作快,叭这一拉,你这地方他太紧了,速度快,你嘣一下也得嘣,不的话你就断了,他就这一现在,他一个式变成了挒,变成了採挒,然后最后是发出去了,这一生就用了这么一个动作。说等明天的时候或后天,或者再机会给大家再说一说洪老师用的什么动作。鼓掌…

嗯,嗯,他第一步通过基夲功和一路先把这个架子练起来,然后练起来之后呢?这个练这个一路的用法,它是模拟,这个没有什么作用,就是模拟,让你知道是什么意思,模拟就是我们叫意念,意念就是用法,真用法他就不用了,就是散打,散打的时候是什么呢?嗳,我拿着吧,散打的时候就是把对方打死了,胳膊打断了,我不知道怎么打的,这是真打。

那平常这两个人对招,你一招,我一招的时候,这是一种意念活动,这并不是真的,就是我们在模拟一个课堂,一个教室,你这样,我这样,我们在精确地在练习,和实战没有关系,通过这样,习惯成自然,到时候打完了我不知道怎么打的。

所以大家不要轻易地把用法说成是实战,都不是实战,真正的实战就是在街上杀了人了,那是实战,你说在擂台上那也不是实战,都不是实战,因为大家都在看你,有可能录的,你不能做,这都不行,实战就是真正地在街上真的出了事了,我们都不要轻易地说,功夫的实战,太极的实战,什么什么实战都不要说,我们这都是模拟,都是假定一个条件,然后你说这样的话,我怎么样,这种是什么呢,就是意念过程,就是想一想知道他是什么原理,还是意念,不是真的,嗳,这,听明白了吧?

说不要谈这个真的问题,真的问题就是命我不要了我也要把你干死,不管你是谁,到了最后最厉害的还是不怕死的,他这个事,一旦你想一想,实战的意思就是你把我胳膊砍断了,我把头给你砍下来了,到最后是不是当时看上我不行了,但是我没管啊,这胳膊不要了,砍你头啊,所以我们学没法练也没法搞这东西,只是在练的时候模拟一下这个情况。

所以呢,模拟的过程大家记着,那就叫意念,意念是真实的,走正了,你自觉着他真这么过来了,我就真的就换招,嗳,发展了到了武术,那叫对练,那对练不是经常讲吗?如果你停在那儿,这个东西就是假的,就是个表演,继续往前,有机会跟人试,那你就是接近入实战了,那真正的实战就是真正的,你看当兵的实战,你得打仗啊,没有打仗啊,你整天这个军事演习都不是。

是吧,所以这个,这个事情那非常的重要,这是我们练拳的一个步骤,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你根据规矩去练这些基本功,练一路,你看我多少你看一看这就是假设,我要是在这儿的话,对方的拳这么一过来,一把接住了,你看他没有化解的东西,一把接住了,接住了之后,一上步打出去就行了,嗯,,这是什么?这就是拦擦衣,明白了吧,这大致的意思,你看他这个拳一过来,你看他一过来一拉,叭的一下就打上,就这么简单。

是吧,他实际情况他不是想一想,到这儿来,还得考虑考虑,再怎么样,再转转腰,那不行,他有的时候需要转,有的时候不转,有的时候他劲大我转不动,我上去就一拳,那这个动作大家看了吧,一接手,一拉他,一这样,那有的时候一看他用不着拉啊,他一出,他出的很小,这不就打过来了吗?

这也是拦擦衣啊,是吧,就是这一接手这不就有了吗?那如果这个时候你看这一接手的时候,他这手在这儿,我这一接你看我上不去,我这一转手就来了,这就是,这就是这个庇身捶,完了以后你看这是背折靠那式,就是他这地方一打这儿,你看叭一打就出去了,他动作里面就你练久了以后吧他动作就自已反应了,自已也没想,对方这一堵,他叭一个动作就出去了。

每个武术家都是通过练拳到最后跟人交手的时候,他一出一个动作,回来之后想了想,噢,我原来用了这一招,当时是不知道的。说我们这个太极里面的每招每式都是经过了几百年他们练简单的动作,后来跟人招手的时候用上了,回来说,噢原来这个动作是这么用法,那这一招就成熟了,就规定,固定下来就在拳里留下了,过去练那些没出现这个情况就慢慢不要了,说他这么积累下来的这八十一式

你好好的练,将来非常有用。据说陈发科,洪老师都是这么个过程,就练到最后,在街上碰上人练外家拳的来了下,他一反应,回去后想了想,原来是这样,从那之后这个动作就会用了,在那之前都会说,都是也会研究,也会说,也会比划,他不管用,一旦这个用上了他就行了,真正要达到这个境界,你看见和现在的自由博击是一样的,和现在的不管是那一种外家拳一样的,一样的你知道指的是什么吗?

陈发科一生在北京待这么多年,1928年,真正的1930年开始跟人交手,一直到1957年去世,据说没败过,洪老师在他身边接近15年,从来就没用第三招,他说他就会三招,但是就是一招就完了,就一个动作,那这个动作是哪个动作知道吗?现在先不告诉你,且听下回分解。(鼓掌…)

说来说去,他没有这个东西我刚才说的是不行的,说你们看看这个后面就是出手的时候,你现在你看这六封四闭,只是这样它没有意义,在一个点上,这个地方和这个地方,它得对着一个点,对上就行了,没对上你就这么悠,那怎么样才能对上,知道吗。不改方向了才能对上。

就是两个任何两个一样的东西你把它放在同一个车尾上,就火车,两个火车己人放在一个车尾上,要是相反的方向这就叫拉,中间拴一个绳它就拉断了,相同的方向它能爆炸了,要放在两个不同的车尾上没这事,我们推手,我们跟人交手,就是在二个车规上,一个车规上,你过来你碰我你试,你随便一碰你试,是不是,我两个手是在一个轨道上,所以你站不住,要在二个轨道上你没事。

是不,所以我两个它是在一个轨道上,你这没办法,这两个它在同一个轨道上,你自已就产生了冲突。我的动作就把你起动了你使劲,一使劲就发现两个在一个轨道上,只要一使劲这两个它就往下滚,就从轨道上滚下来了,要两个轨道的话你活动的还好,这对上就指得是这个,大家反复地很多人在问这个事,怎么才对上,在一个轨道上,就是我和你是在一个轨道上,然后是我把你的身体各部位也放在一个轨道上,你不敢动了,一动就下来了。

就你平常这么练,说我们那平常练的你看这个膝盖,你看这个肘,你看这个手,你看这个头,看这个后面,是不是都在这一个轨道上,但这儿还没有,这儿没有是故意的,到最后你要想顶叭他上了一个轨道了。他要是这么样他不在一个轨道上他没劲,所以我们真能打人是在一个轨道上,是我们故意的创造了,制造了这个冲突,但是这个冲突是我们领先的,所以对方的那个冲突他顶不住,是你让他在一个轨道上罢占的,那他不知道,他等他知道了他只能蹦出去了,不的话他就完了,所以我们是制造了一个终端,最后在这个终端里面他吃亏了,好,敢紧的那个把基本功练完。

统计: 924 总浏览,

“第四届日照讲座6”在线视频购买》上有 2 条评论

  1. 老师对实战的讲解深入浅出,非常有学习价值。只有经历过实战,才能理解老师所说的,实战就是真打,拼了命我也要把你干死 到最后,真是拳打两不知。所以,以后要多参加推手,在推手中体会用法。

发表评论
发表您对视频或文章的评论。有关网管的问题请点击屏幕右上角的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