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架》的联想

林克彤先生

孙中华老师最近在陈中华太极网站上发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做“功夫架”,在网站上引起不小的反响。文章讲到太极拳依其侧重可分为以养生为主的流行架和重在技击的功夫架,而洪均生公创编、陈中华先生传授的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就是一套功夫架。文中特别提到,传统武术家往往不轻易传授功夫架套路,更不要提心法了,陈中华先生却不分远近亲疏,将拳架和心法一视同仁、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所有弟子、学生。然而有些学生甚至入门弟子,却认为陈中华先生在教学中“留了一手”,藏私不教,因此自己的功夫长期没有长进。这不由让我想起洪公学拳的故事。

据洪公自己讲, 他从1930年至1944年在其老师陈发科宗师身边学拳历时约15年。自1930年至1937年,洪公和二十多个同学每周向陈发科学拳3次。陈发科教拳,要为每个学生示范动作约5次,故此每个动作要重复做100多次。如此算来,每次教拳总要一、两个小时以上。洪公因不上班,总是最后学,这样就有机会反复观察陈发科的动作。

1937年七七事变后,学拳团体散了,但是洪公仍然继续跟陈发科学拳。有时陈发科到洪公家一住三个月,早上叫洪公起床练拳,二人情同父子。这样一直到1944年洪公移居济南。

1956年洪公丧偶后到北京遣怀,再次和陈发科见面,求陈发科为其正架子。陈发科每天教洪公推手,“并从头逐式逐动讲解实验用法,同时教以解法”,如是者近4个月之久。洪公在取得陈发科同意下,返回济南后根据学到的用法改造了陈式太极拳的拳架,创编了陈式太极拳实用拳法。

我每次读到洪公学拳的经历,都会问自己,洪公在1956年的那4个月里,都从陈发科那里学了些什么。从1930年到1937年的七年期间,洪公每周向陈发科学拳三次,每次两小时多小时,总共约2000多小时。1937年到1944年,也是七年,其间有时(如陈发科住在洪均生家中的日子)肯定不止每周6小时,有时可能不足6小时,总共也当它2000小时好了。这样加起来就是4000多小时。这只是学拳的时间,还没有计算洪公自己练拳的时间。移居到济南后,洪公并没有把拳撂下,因此1956年再见面时,陈发科说洪公拳架子没错,功夫也长进了。

从1930年到1956年,前后历时26年,从师学习4000多小时,加上自己下的功夫,洪公又是好学颖悟之人,照理说功夫早已大成,还需要师父指点吗?毫无疑问的是,洪公1956年从北京回济南后,功夫上了一个大台阶。可以不夸张地说,没有洪公的北京之行,就不会有实用拳法。

陈中华先生学拳的经历亦有引人深思之处。先生自言自1980年开始从洪公学拳。先生当时就读于山东大学,每日早上骑车到黑虎泉学拳。在早期洪公并未给予很多指点。陈中华先生学拳的主要方法是观察模仿,听洪公指导师兄们练拳,之后作为师兄们推手的靶子反复被摔。1985年先生移居加拿大,直至1991年才第一次回国。其间先生独自练拳,简练以为揣摩。

从第一次回国起,陈中华先生每年都要回国一次,每次必去探访洪公,求其指点,同时多方向众师兄弟以至其他门派的高手讨教、印证功夫。1992年先生在山东济南武术馆继续随洪公深造。1994年与洪公做竟夕谈,尽得洪公衣钵。1998年拜混元太极拳宗师冯志强为师,精研混元太极拳和混元气功,终得实用拳法和混元太极两门之长,练就一身过人的功夫。

上面讲的两位大师的学拳经历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真功夫都来之不易,要经过长期艰苦的训练方可获得。我在《最后的一分》里提到一万小时定律,原文说:“一万小时法则的关键在于:成为大师需要长时间的苦练,没有例外之人。没有人仅用3000小时就能达到世界级水准,7500小时也不行,一定要10000小时以上,无论你是谁,假如每天练3小时,完成10000小时需要十年时间,但这只是达到世界水平的最低要求。……古人说太极拳三年小成、七年大成。以每日练拳4小时计,三年是4380小时,七年是10200小时。可见这个定律在太极拳上也成立。若是每天练习3个小时,则要十年才能达到10000小时。老话说,太极十年不出门,想来是按每天最少练习2到3小时算的,就是说要练到7000至10000小时,才能见功夫。如果每天只练习1个小时,那功夫要二十到三十年才拿得出手了。”这里说的是出功夫的最低要求,并不是练够时数就一定功夫成就。

那些认为老师留了一手的拳友不妨扪心自问,自己下了多少功夫练拳?在老师身边学拳多少小时?自己练了多少小时?老师已经教了的东西掌握了没有?教你高深的东西能否领悟?为何同时学拳,有的同门功夫却和自己差了不止一个档次?要学法,先要使自己成为法器。洪公没有25年的功夫,未必能在1956年学到新东西。陈中华先生没有之前的准备功夫,也不见得可以接受到洪公最后的点拨和混元太极的精髓。与其抱怨老师不教东西,不如先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把已经学了的练出来。到时老师自会应机授法,功夫自然能够节节而上了。

还有拳友在学了一段时间后,因为陈中华先生教授的拳架与洪公的拳架有些外形上的差异而心生疑惑,怀疑得到的是否真传。却不知外形虽异,内里却是一致的。外在的呈现与个人的身体素质、学养、性格、年纪有关,然而虽变化万千、理惟一貫。对比陈发科宗师和洪公的拳照,风格、动作也是颇为不同,但是二者之间的传承关系是不可否认的。陈中华先生颖悟多学、见识广博,对现代科学接触较多,对拳理的理解和呈现有其独到之处,这必然在他的行拳风格上有所反映,但是任何变化都和实用拳法的规矩所体现出来的核心原理不相违背。实际上,真正的大家,必有与前人不一致之处。如果你练拳一辈子,打出来的拳还是跟老师一模一样,那你的成就也必有限。白石老人曾言:“学我者生、似我者亡”,又说:“要学我心,不要学我手”,就是要其弟子“寻得门入、破得门出”。当然,我们还在入门阶段,还要找到那扇门。老师苦口婆心、耳提面命地把你的手放在门把上,你若不知推门而入,岂不是空入宝山一场,也对不起自己学拳的一片初心。

孙中华老师原文:功夫架

功夫架

统计: 3451 总浏览,

《功夫架》的联想》上有 6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您对视频或文章的评论。有关网管的问题请点击屏幕右上角的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