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踏上太极拳之路的

视频文字转换:栾飞

所以我是抱着这个心态,去说呢,别人相信这个东西。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个,他们很多呃,传统的赋予的,没有道理的东西。咱去破他这个迷。所以我跟我的小师弟,还有师兄,我们就去看,结果呢是碰上了一场那个,算是对我来说人生里面的一场表演吧。

看到的是洪老师呢,在教一帮日本人,山口县来的日本人,二十来个,教他们拳。后来呢,就是整个这个活动里面。听出来了。就是人家已经来学了很长时间了。那天是最后的一堂课。人家来拍照,所以看到都摆在那拍完照。有一个日本人,就是领队。现在还在猜想,人家日本来的,他一定是空手道的,人家会功夫。也是冲拳的这样的打的。

那个人就上来呢就说,那我们也跟你学了。按照你的要求,没提问问题。现在明天就要走。今天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示范一下,学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洪老师,当时我记得,他这个手这样,这个手这样。他拿一个烟袋。他说的话的意思啊,准确的记不住,就是,哦,这么说啊,就是挑战。就想试一试嘛。

人家那人说,不是挑战,就是要想了解一下用法。那洪老师说,可以。那个人比划了半天,还拉开架势比划半天。洪老师就这样。所以那个人呢,这都是通过翻译,我那时候不懂的,因为他讲的日语。那个人就说,那我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洪老师说,准备好什么?

他说,我就这样。人家说你不拉个架势吗。他说我又不知道你那是个什么架势,我拉那个架势,我就这样。所以他,那个人不敢试,就是你这样我怎么跟你试。所以他就说,嗨,我既然同意了,我自然有我的方法,那是你的方法,这我有我的方法。结果呢,当时就看那个人,拉开步子,上来冲了一拳。

那一拳呢,他这样对着他这一块捶,冲的,没有到身上,那个人“彭”就飞回去了。所以他落地的时候声音很大,因为那是在黑虎泉台上的石头上。我们可能是年轻,从来没有看到这个,就自己感觉到,好像他飞了。也许就是跳了,或者怎么样的。因为初次嘛,他可能反应在那,大脑里面记忆力特别犹新。

那个人呢就说,能不能再试,我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洪老师就说,你能保证和刚才一样的动作,我也能保证。就是说他不想变招,你就用刚才那个你跟我试。又试一次,轰一声他又回去了。所以那个人又说,能不能再试,又试一次,三次之后他说,我不试了。

洪老师说为什么。他说,三次,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认为太神秘了,试也没有用。我离得非常近,就是说相隔不远。第三次的时候我背着我的小师弟,都这样了,离得非常近,没有看出来。你没觉着他的拳落在他身上,但是他就蹦回去了。所以我觉着非常神秘。

那一天呢,我就跟踪这个老头,一直跟踪到过了那个,那一条河,护城河,那个黑虎泉是在河的南边,过了那个河,那时候那个河非常的小,有一个小拱桥。站在拱桥的那边,我先跑过去堵住他,我就说,老师,我能不能跟你学那个东西。那个他就左右看了看,他说,你在和谁说话?

我说,就是你啊。他说,学什么?我说就是把那个人“轰–”的那一下,打飞了。他就说,什么打飞了,出来散个步。我呢就,他呢就装作不知道。然后他就说,我就一个老头出来散个步回家,你怎么就说这个说那个的。我说刚才在那儿,我眼睛没离开你,我就看见是你,我就这样跟你过来的。

他就说你看错了。我有什么,会什么功夫啊。我一直跟他,还没有放弃,到他家。到家门口他不让进,他就说,我得回去睡觉了。你别打扰我,我也不会那什么你说的那个东西。那时候我也没有办法,得回学校了。我那个同屋,和同桌,最好的朋友是上海的刘建。我就跟刘建说,你知道,你问他他不说,你明天早上去。到他那个地方,你每天到那个地方,找着他,他在教的时候你就过去。

我就用这个方法,后来看,他早上在那教拳。我就去了。去了的时候,因为咱不认识,咱不知道这情况,就问他能不能跟他学。他当时呢就说,想不想学是你的事,你问我干什么。那咱没理解什么意思。还是跟我的同学刘建说,刘建说,你呢。刘建不练拳,但是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呢就说,只要他不是清楚地说你别来,你就去。我就去了。我就站在黑虎泉的那个小角。这边一个长廊,那儿有个洞厅。在这个地方一个茶室。就在茶室和长廊的一个角。他们就在这个空地上练拳,我站在那个角上看。然后他们练基本功、动作的时候我跟着比划。这个比划了四个月。

他看我每天都去。但是呢他每天往这边看一眼,从来不说话。也不过来。四个月之后,就说,你这个小伙子,我还没有见过你这么笨的人,你站在这儿干什么。我说我练,我学太极拳。他说,哪儿的太极拳啊。我说,那个时候,因为这四个月虽然没人教,咱就过去聊天嘛,偷偷的,他不在的时候,里边别的人问一些事情。

知道这个,这个情况基本掌握了的时候。就说呢,他就说,我们不是这么练的。那我说,也没人教我,我也自己在那儿比划。他就说,你这么的,他就给画了一个正圈。我看了,没看明白。就也模仿,他就说,行,你模仿,就是说,你练吧。我说,这对不对?他说,这个,你练就行。

这个一练又练了三个月。练三个月的时候他又过来说,还是一样的,说,你这个年轻人,真笨,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我呢就没法说。他呢就说,这样吧,我教你反的,另外一个,再教个圈吧。他比划了一遍,他就说,这个叫反圈。我说,那我那正圈对不对。

他就说,要等到对的话,那你这辈子还能练反圈吗?就是这辈子正圈学不会。那他说,反正学不会了,那再学一个吧。我等他学会了,那这一辈子没机会学反圈了。说就这样了。这两个圈,是这么学的。学到最后呢,你再往前走的时候,人家不说话了。就是过去的时候,你站那个位置,你想往前去,人家别的学生,伸伸,就这样,你得回去了。你别往前边儿凑。

就是人家这一帮是学生嘛,咱是外面的。就是在一边看,公开的看,不是偷看,都知道你在这儿,他就是,不允许你过来,但老师从来不说,都是学生,就是你想往这儿,你们都是观众,我们在这儿练拳。时间久了,那个洪老师教拳的时候,他没有正式的,这个承续的仪式,因为那些东西,在那个年代都是反动的。但是这个过程他又非常严谨。就是说,你不到这个水平的时候,不到这个诚心,他不让你往这儿过。他自己不说,但有人堵你。就是你只能很远地看。等到看到你,实际上来说,不是你练得对错,他看到你是真想学,有毅力,那个时候,可以过来了。这个,当时学拳呢就是这么个原因。

 

那您当时没看懂,就是两三米的地方,您没看懂,他用的什么动作,使的什么劲儿,那您现在可以想,就是您现在什么都懂了吧。

 

这个,非常问得好,也是我,这是我一生的一个谜,但是呢,永远是一个谜了。在1991年,我在加拿大生活了七年以后,回到中国,那个时候,我已经成熟了。就是什么意思,就是,我学拳的时候是个孩子。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家里很穷,这个东西呢,他能决定你的一生和你的生活方式。

人家是城市人,都是城市居民,人,从一出生,就是这大青山,我就是这儿出生的人。去到大学,济南的时候,从来没见过火车,也没有见过街道,也没有见过路灯什么样。那个环境,是让你,给你很大的恐惧感的,一到一个新鲜的地方,你不知道别人比你高明多少,所以我整个四年,大学,跟洪老师的家我没有问过一个问题,没有说过一次话。

就在一边看。人家怎么比划,咱听。等人家走了,咱自己再比划,就没敢,就害怕,等1991年,我回到中国的时候,成熟了,经济地位也提高了,他自然胆子就很大了。就是不太怕这个事情。就是住在好的宾馆,吃饭很随便,我们是说这个不好听,但是,是现实。

就是觉着,看到别人,实在不行,就分点钱花。他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就是我问个问题,你不高兴的话,是不可能的。因为咱心诚嘛。再一个是,这么多年咱回来,这个年龄也大了。现在也是老师了,我是带学生回来的。老师也很高兴。就问起来的时候,晚上聊天,我就说,哎呀,老师,我们不叫洪老师叫师父,洪老师啊,当年你知道我去学拳的原因。

就是我看了这么一幕,他想了想,他说,嗯,我记得,有那么回事儿。当然了,我在那儿那事儿他是不知道,忘记了。他说记得有这么回事儿。我说那,那一幕,我永远是个谜,他怎么蹦出去的,我就看他的拳没落在你的肩膀上。你这个胸膛的这个地方。他说,啊,我踢了他一脚。我,和我的师兄,还有我的小师弟,没看见。就他一抬脚,就是踢他的膝盖,他就蹦出去了。

因为那人是有功夫的,你踢他膝盖他蹦出去了,他的拳没有打到你。他已经踢到膝盖去了。那后来学拳的时候,才知道,这个道理,洪老师讲的是对的。但是我没有看到,我当时没有看到他踢,没有任何征兆他踢过他,所以呢我永远只能说这是个谜,我相信他。他是逻辑上讲得通,但我没有看到。我现在教拳,已经有这个感受,就是我做很多动作,很明显的动作,周围的人都说,你再做一遍,你刚才,他怎么出去的。我说我这么一蹬脚他就出去了,我打他膝盖,人家看不到,或者说我打他的什么部位,他们就说看不到。

统计: 847 总浏览,

发表评论
发表您对视频或文章的评论。有关网管的问题请点击屏幕右上角的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