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爱华-我的太极之路一

许爱华-日照

由于工作关系,2003年6月底从青岛来到日照,居住兴业富华园,自己从大学时代起就养成的晨练习惯也保持下来,有时跑步、有时打打室外乒乓球。2005年6月至2007年6月,还在开发区德赛公园跟着河南洛阳来日照避暑的付老师练过太极24式、56式,后来还跟付老师的老公姚老师学习过忽雷架;付、姚老师都是太极拳爱好者,缘于洛阳距离陈家沟很近,他们还都先后多次去陈家沟学拳,所以把我领进太极门的启蒙老师付、姚二位,也算是比较正宗的吧。

2007年5月居住地从兴业富华园搬到北京路西兴业世纪城,7月初晨跑回家时,路过泰安路人民银行办公大院前,看到一个身穿太极服的老师正在悉心指导一帮人练陈式太极拳,老师行拳的架势很低、立身中正、步法移位的重心转移也是阴阳分开,套路演练也似“行云流水”般顺畅,驻足闲聊得知老师姓李字宝庆,山东临沭人,少时因体质较差习练太极,前后六赴陈氏太极圣地陈家沟拜师学艺,每次逗留短则一周长则半月,跟陈正雷老师习练陈式太极拳老架一、二路

并让我们参加八月份在市府广场举行的陈氏老架一路短训班,学费每人800元/期(10天),一期学习班下来,因为有前期的24、56路功底,还算练得有模有样;之后因为这次是花钱学拳,且觉得老师教的也算正宗陈氏老架一路,也就练得比较认真、卖力并坚持的很好,每天两遍陈氏老家一路、两遍忽雷架。从2007年8月至2014年6月,历经7个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既经历过三伏天烈日烘烤下的满身大汗,也体会过漫天飞雪的冰冷严冬的瑟瑟发抖,自己在太极修炼的路上一直砥砺前行。

2014年6月,自己在会展中心西广场看到王龙教练、苏雷教练所练的陈氏太极实用拳法,看到他们习练基本功提水、左右手划正反圈、搓毛巾,以及套路练习的规规矩矩,宛似一缕清风拂面,给我“耳目一新”的快感。他们套路习练是讲究:收肘、出手方向感以及步法移动的方位朝向都要求做到准确,“一丝不苟”。

自己朦朦胧胧感觉他们的练拳方法更加科学合理。但由于自己坚持7年的陈氏老架一路、忽雷架练得也很熟,停下改练别的套路,心有不舍、情有不甘;犹豫动摇了三个多月,期间与他们两位教练的沟通交流和观摩;两位教练对师父陈老师教学方法的赞赏和老师学识渊博、为人谦和、育人不倦的精神之宣传,他们通过老师的言传身教和个人习练的感悟琢磨,接触这个实用拳法短时间的功夫长进;种种事迹深深打动了我,自己想放着这么近、这么好的明师不去学,还舍近求远的找一些并未真进太极大门的人学拳,岂不是“舍本求末”。

2014年9月,历经三个多月的迷茫彷徨,自己终于痛下决心,放弃原有、改学陈式太极实用拳法。

毕竟从一招一式地学习,到熟练流畅打完几十个动作的全部一路拳法,是需要下一番苦功夫的,而从观察王龙、苏雷教练们所打的陈式太极实用拳法一路拳(81式,接触多了才慢慢知道的拳法全称)和他们的细心指导,从基本功到套路中的每个定式(全套81式、各定式名称也是苏教练印发给我的)的要求,甚至经常提起的并演示过的号称“火柴棍”式初期练法,那跟自己的以前练法真是“天壤之别”.

用时下时髦的话说,是“颠覆性创新”而非“修补性改良”,教练们也说,像我这样的还不如啥都没练的好教,改变多年养成的旧习惯比全新学习更难,教练们也提起陈老师说过,在国外教外国人学拳比对练过一点拳的国内爱好者更好教,外国人是老师说一是一,说不动不动,而学过其他套路或接触过拳法的国人,常常会习惯性流露出以前的动作或定式,不自觉的就走偏,甚至很多人在老师教拳时还经常“自作聪明”地掺杂进自己那或许更多是错误的点滴理解。所以有老话说得好“学拳难、改拳更难”。

未完待续

2017年3月15日             许爱华

关于 许 爱华

本人1986年7月毕业于东南大学土木系,从事工业与民用建筑结构工程设计15年,从事房地产工程开发设计、施工管理15年;取得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师、一级注册建造师。 个人爱好体育锻炼、旅游摄影等,2008年7月开始学习陈氏太极拳老架一路,2011年开始学习忽雷架;2014年8月开始接触陈氏太极拳实用拳法修炼至今。
统计: 1654 总浏览,

许爱华-我的太极之路一》上有 3 条评论

  1. 2014年6月,自己在会展中心西广场看到王龙教练、苏雷教练所练的陈氏太极实用拳法,看到他们习练基本功提水、左右手划正反圈、搓毛巾,以及套路练习的规规矩矩,宛似一缕清风拂面,给我“耳目一新”的快感。他们套路习练是讲究:收肘、出手方向感以及步法移动的方位朝向都要求做到准确,“一丝不苟”。
    自己朦朦胧胧感觉他们的练拳方法更加科学合理。但由于自己坚持7年的陈氏老架一路、忽雷架练得也很熟,停下改练别的套路,心有不舍、情有不甘;犹豫动摇了三个多月,期间与他们两位教练的沟通交流和观摩;两位教练对师父陈老师教学方法的赞赏和老师学识渊博、为人谦和、育人不倦的精神之宣传,他们通过老师的言传身教和个人习练的感悟琢磨,接触这个实用拳法短时间的功夫长进;种种事迹深深打动了我,自己想放着这么近、这么好的明师不去学,还舍近求远的找一些并未真进太极大门的人学拳,岂不是“舍本求末”。
    2014年9月,历经三个多月的迷茫彷徨,自己终于痛下决心,放弃原有、改学陈式太极实用拳法。
    毕竟从一招一式地学习,到熟练流畅打完几十个动作的全部一路拳法,是需要下一番苦功夫的,而从观察王龙、苏雷教练们所打的陈式太极实用拳法一路拳(81式,接触多了才慢慢知道的拳法全称)和他们的细心指导,从基本功到套路中的每个定式(全套81式、各定式名称也是苏教练印发给我的)的要求,甚至经常提起的并演示过的号称“火柴棍”式初期练法,那跟自己的以前练法真是“天壤之别”.
    用时下时髦的话说,是“颠覆性创新”而非“修补性改良”,教练们也说,像我这样的还不如啥都没练的好教,改变多年养成的旧习惯比全新学习更难,教练们也提起陈老师说过,在国外教外国人学拳比对练过一点拳的国内爱好者更好教,外国人是老师说一是一,说不动不动,而学过其他套路或接触过拳法的国人,常常会习惯性流露出以前的动作或定式,不自觉的就走偏,甚至很多人在老师教拳时还经常“自作聪明”地掺杂进自己那或许更多是错误的点滴理解。所以有老话说得好“学拳难、改拳更难”。
    写的太好了,我的一位师兄和师妹(年纪都比我大些)还有一些博兴的拳友也是学习过老架的,见到了咱的实用拳法的觉得非常好,然后就加入到咱的实用拳法队伍中来的。感恩陈中华老师的平台

发表评论
发表您对视频或文章的评论。有关网管的问题请点击屏幕右上角的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