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师对太极拳的重大贡献

为追思恩师而作

杨喜寿

(一) 关于缠法

缠法”一词见于文字,最早是陈鑫所著《陈式太极拳图说》。沈家桢、顾留馨六十年代出版的《陈式太极拳》一书中对缠法也有较详细的论述。洪师在其著作《陈式太极拳适用拳法》中作了更为详细、科学的论述。纠正了《陈式太极拳》中“顺着时针旋转方向为顺,反之为逆”的笼统提法。手分左右,显然,这种提法是不科学。洪师将手的顺逆缠法定义为:“凡大指向外翻转将掌心转相上,则为顺缠;小指向外翻转将掌心转向下,则为逆缠。”

关于腿部缠法的顺逆,洪师是这样定义的:“随身体旋转方向而变。凡身向左转,则腿部是左顺右逆;右转则右顺左逆。顺缠时,膝应向上提;逆缠膝应向下垂。”

(二) 正旋圈、反旋圈

洪师在著作中给出了“公转”、“自转”的概念。将(一)中的顺逆缠法视为手臂的“自转”;手臂向左右、前后、上下移动,则为公转。公转配合自转组成了正旋圈、反旋圈。以右手为例,从心口前下颏旁斜向右上逆缠转出,出手时应以手领肘,以肘领肩,到手高齐为度,同时身体右转,这是上半圈。接着松肩、沉肘、塌腕、手指上扬,顺缠,将肘收到肋旁,肘贴肋部,然后由用小臂带转经脐上转到心口为度,同时身体左转,这为下半圈。合起来就是右手正旋圈一圈。右手从右外上斜角开始,顺缠,手指指向右外上角,肘收到右乳房下,同时身体左转。然后变逆缠,以肘领手先将肘转贴肋部,再以手领肘经心口到与胯齐,再转到高与齐为度,同时身体右转。这是右手反旋圈一圈。从划正、反旋圈的过程可见一般规律:即逆缠出,顺缠收。有了这样的定义以后,我们以可简短说,正旋圈就是上弧线出,下弧线收;反旋圈,就是上弧线收,下弧线出。左右手对陈。

在拳式中,就手臂部而言,很多动作都是左、右手的正旋圈、反旋圈的配合而成的。例如“拦擦衣”的第二动,就是右手正旋圈上弧线出,左手反旋圈下弧线出,同时身向右转。再如,“十字手”第一动,左右手同时反旋圈下弧线出,身体右转。洪师在著作中的“拳法详释”部分,每动都讲明、身、步、手是如何运行的。身体转动时都讲明双腿的缠法。如果关于手的动作用双手正反圈配合来写;身体转动和腿部动作只写身体转动方向,不必写腿部的顺逆缠法(因其由身体转动方向决定),可能更简练。

划圈时,出手要求手领肘,肘领肩;反之,收手时要求肩领肘,肘领手。我在教学时发现,这点最易犯错。另外,划圈时易犯的几个错误是:(1)在划正旋圈收手时,手指下垂。(2)转体时膝部的上提、下垂作反,致使躯干左右摇摆。(3)划反旋圈时,以右手为例,在作“以肘领手先将肘转贴肋部” 动作时,肘没有贴到肋部,致使在作“再以手领肘经心口到与胯齐”动作时,手不是经心口,而是经心口左侧处。

“划圈”作为基本功练习,这是洪师的创造。现在太极拳其他门派也有人模仿“划圈”,但多数都犯有上述几种错误。

(三)“掤、靠”八法的定义

许多太极拳练习者认为:“掤”就是手背向上的劲;“”是双手向回、向侧拽的劲;“挤”是一手手掌贴于另手手腕处,这另一手手背向前的劲;“按”是双手自上向下将物体按下去的劲;“采”是向下拉拽的劲;“挒”是双手横拨之劲。等等。

洪师对太极拳中的“掤、、挤、按、采、挒、肘、靠”八法有独到见解。洪师论述八法,总是以缠法为基础的。以“掤”为例。洪师认为,“掤”有二义。一是指“掤劲”,即通过螺旋运动的顺逆互变持久锻炼,自然产生的一种劲,就是“缠丝劲”,也就是“内劲”。这种劲贯穿于八法之中。二是“掤法”,即用以接对方来手的着法。在论述“、挒”时,洪师提出“合力”、“分力”的概念。将双手向同向用力称为合力,将双手向相反方向用力称为分力。捋法,以“六封四闭”第三动为例,双手顺缠,先走合力再走分力,以合力为主。挒法,以“倒卷肱”退第一步的手法为例,亦是双手顺缠,先合力,立变分力,以分力为主。

显然,洪师对八法的论述更为科学。

(四)洪师对某些流行观点的评论

沈家桢、顾留馨在其著作中提出陈式太极拳有八大特点。这种提法流传很广。所谓陈式太极拳的特点,是与其他门派太极拳相比较而论的。洪师认为陈式太极拳特点只有一个,就是陈鑫先生所说的“太极拳,缠法也”。

有人将行拳时动作“快慢相间”作为陈式太极拳的一大特点。洪师认为快慢相间应是整套的练法。可整套快,也可整套慢。但不应是一个式子中的动作忽快忽慢。

不少人认为,陈式太极拳与其他门派的区别就是快、发劲。洪师认为,陈式太极拳理论是以阴阳对待学说为依据;其动作以矛盾对立统一为法则;其正确与否是用缠法为标尺,而不是只外形的快和发劲来表现陈式与他式的区别。

洪师对“松活弹抖” 、“弹抖劲”等提法,也有不同见解。洪师曾讲:“如今练太极拳者,多讲弹抖劲,其实太极动作处,都相当于机器大小轮子配合旋转发劲是加快速度,绝非弹抖。”

有文章提到“殊不知凡属内家拳的途径均是由刚入柔再入化”。洪师认为:“陈式太极由柔而刚,不是由刚入柔”。有文章写道:“头趟动作……柔多刚少。二趟动作……刚多柔少时”。洪师评论道:“一路(头趟)拳柔多刚少,二路(二趟)拳刚多柔少,违反刚柔相济的原则。如陈鑫说的‘互阴互阳’,不是‘多少’。”

洪师也不同意“虚实分清”的提法。洪师认为,虚实应符合阴阳对立统一规律,即“互阴互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洪师在教拳时经常提醒注意“虚实转换”,从不提“虚实分清”。有人讲行拳或推手时,常提到“将重心移到某腿上”,就是强调要“虚实分清”。这里谈谈重心问题。人体每一部分都受地球引力,其总和相当于作用于人体某点上的一个指向地心的力,这样的力称为重力,力的作用点就称为人体重心。人体重心位置随体形的变化而变化。为了说起来方便,有时我们将通过重心垂直地面的直线与地面的交点称为重心。当两足着地时(盘步例外),两足足尖连线、两足足跟连线及两足底面外侧围成的四边形构成了人体的支面。当人体重心落于这个支面之外时,人体就会倾倒。从几何意义上讲,重心越低,支面越大,越稳定。就是说,步幅越大(支面越大),姿势越低(重心越低),越稳定。但这样又不利于灵活地移动。为既稳定又移动灵活,就须在运动中正确地、不断地改变体形和步法。这也就是太极拳中强调的“虚实转换”问题。

洪师对“一身备五弓”的看法是:“太极有‘蓄势如开弓,发劲如放箭,一身备五弓’的句子。但只能形容劲的蓄发。太极拳动作如机器轮旋转,拳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