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自己,一定要有契约精神

邱迎冬问我:你这么能练!这几天累吗?

“不累”,我呵呵笑笑,“才怪!”

“是什么支撑你这么能练的?”这个帅哥开始反过来采访我了。

外面风雪交加,放在家里的好日子不过,来这里学拳——我说:须对得起我的神经病。

他笑笑:现在的神经病,也不多了。

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春节前,在网站上有十万字的原创文字,学会81式—–自己能单独打。

邱迎冬说:十年后,我得再找你聊聊!

“好的”,我笑了,“希望那时我们依然匹配——-我的笔,能写出你的拳;然后,再给你写篇人物专访。”

“好!一言为定!”迎面是他招牌式的笑—-很通透、很乐呵。

老于插进来说:你春节还来吗?敢不敢约定,从这次下山到春节来,每天在家打三遍一路八十一式

我血气方刚:可以!没问题!

风卷着雪粒,砸在脸上的感觉并不舒服。天地间一片苍茫,只能闷着头走路,能见度不到两米。

昨天晚上,已经深一脚浅一脚的积雪了。踩在上面咯吱咯吱,一下子把我拉回到童年的记忆。

那时天冷,雪大,冰滑,路长;饭格外香,被窝特别暖,笑容非常灿烂。

还有很多贴心的小确幸~

回望自己的脚印,内心涌动,我忍不住扭头,拍下了这张照片。

寻着这条路,恍然走回岁月的深处—–小卿说:我来大青山,不只因为拳,还有山,有雪,有空明的清净。

今天早上起来,阳光明媚晴朗,天地间一片空阔的洁白——澡雪精神,古之人诚不欺余。

只有这时,才能觉得读诗词,有价值;同样的景色,触动你的,更丰富更辽阔——那是景色之外,精神世界的细腻与深沉。

因为有风,所以这次的雪,特别有层次—–千丝万缕的肌理,诉说着来时的痕迹。

阳光的映射下,银光闪闪;小卿说:好美的景!俊玲,做首诗吧~

轮到我气结了:不会!但我们可以背一首毛泽东的《沁园春 雪》。

山舞银蛇,原驰大象——-

我们比划了一式”右登一根“,叫嚣着:欲与天公试比高!

哈哈,这就是有诗、有拳的日子!

小卿说:本以为你是个文人,见了之后~~~她意味深长地摇摇头。

我边用铁锨砸地上的雪,边感叹:谁都想做女神,可生活中需要的还是女汉子!

邱迎冬和老于的带领下,我们三位女汉子终于把通往太极馆的雪—–扫平了。

而我的八十一路,也终于学完了!

小卿问邱迎冬:你练了这么多年拳,有什么收获—–在拳上面?

我们支巴着耳朵听:“以前只听师父讲劲路,但是体会不到;后来有了感觉;再后来,就像水一样,能知道劲到哪儿了。”

于是,昨晚,我闭着睛在大厅里打了五遍一路——明白了一点:

为什么陈旭讲:中指领劲—–手指微微上翘,和头顶遥相呼应。

每个动作的力,都不是从外面来的—–而是身体里面的,且不止一股力,不止一个方向上的力。

比如金鸡独立,上下两个手掌的力是相反的;头顶上顶,肩部下沉,与此同时,胯部上提,膝盖以下自然下落。

还有十字手中打开双臂的动作,头顶向上,肩部下沉,胳膊往上走,指尖又从头顶向下。

缠缠绵绵,很多股周转循环的劲路

这是我第三次参加陈旭的讲座。

第一次在郑州—-听得天旋地转,看着人世间还真有——传说中的“武功”,蛮赞叹的。

第二次是11月底,他讲得是云山雾罩,我听得是绞尽脑汁。那时完全不知门道——

学功夫不知阶梯,如何由浅入深;学动作不明要领,看哪些、学哪些:指尖脚尖神,肘膝肩胯等等旋转的路线。

这是第三次,俨然一名好学生了;从容,又能get到要点。

n年前在鞋店卖鞋时,心想:如果我一个大学生卖鞋,卖不过一个初中生,那这些年的书也白读了!

结果呢,没有逆袭,也没有狗血剧情—–

直到我付出和她们一样多的时间,守在店里、等待顾客;并且,能和顾客聊得更多、更深。

学习任何一项技能都如此,学拳也同样。

这次来大青山之前,我老师说:武术=巫术=艺术;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

前两天的云海日出,我爬到城堡上面。小卿说:这是个“采气”的绝佳时辰、地方。

不知何为采气,但我站了一会儿桩—–

脚下渐渐生发中枝枝蔓蔓的根,把整个山穿过,直钻进大地;头顶上方和天空连为一体,气势喷薄。

昨晚雪夜,在大厅打了五遍一路拳后,在玻璃屋顶的正下方,又站了一会儿桩:

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所不在的枷锁中。

拳,亦如此—-于无所不在的枷锁中,打开拳脚,获得自由!

 

 

 

更多帖子

统计: 605 总浏览,

你对自己,一定要有契约精神》上有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